火星一线 | 瑞波一季度财报解读:XRP销售额增长31%,总市值下降2%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区块链支付创业公司Ripple发布报告,称该公司第一季度的XRP销售总额为1.6942亿美元,而上一季度则为1.2903亿美元,增长达31%。

Ripple进一步表示,第一季度XRP的直接机构销售总额为6,193万美元,比上一季度增加54%。与此同时,加密货币的程序化销售额从8888万美元增长到1.0749亿美元,增长了21%。

不过,也并非全是好消息。全球XRP的总市值下降约2%,第一季度其市值为538.5亿美元,而去年第四季度时为548.2亿美元。

此外,从年度数据来看,XRP销售额并没有显著增长。在2018年第一季度,该公司售出了价值1.677亿美元的XRP,仅仅比今年第一季度少1.03%。

Ripple表示,它在2019年第一季度从托管账户中释放了30亿个XRP,此外还有23亿个XRP被收回并签订了新的托管合同。该公司解释说:“剩余的7亿XRP未返回托管账户,其正在以各种方式用于帮助XRP生态系统的发展。”

XRP已在大约120个交易所上市,在2019年第一季度,有19个新交易所增加了对XRP的支持。

据比推数据,XRP目前是市值排名第3的加密货币,当前价格为0.305406美元,总市值128.28亿美元,24小时内上涨0.80%。过去24小时,其最高价格为0.305434美元,最低价格为0.298123美元。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Liang CHE


火星一线 | 迪士尼或将执行130亿美元股权交易,购入加密交易所

据当地媒体报道,韩国游戏巨头Nexon98.6%的股权之争可能将最终花落迪士尼公司。如果交易顺利进行,迪士尼还将拥有两家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控股权,即欧洲交易所Bitstamp和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作者:Helen Partz   翻译:Penny

迪士尼和Nexon皆大欢喜?

据当地新闻媒体《忠安日报》引用《韩国先驱报》4月17日的报道称,迪士尼目前是韩国最大游戏开发商Nexon 98.6%股权的主要竞标者之一,后者也是全球第二大网络游戏发行商。

Nexon 47%的股权由NXC持有,其董事长Jung-ju Kim正是这一次出手股权的幕后操盘手。

根据《忠安日报》的说法,许多主要企业都对这些股权感兴趣,其中包括腾讯和Kakao。这两家公司目前都在开发自己的加密货币相关项目。

据称,迪士尼目前最有可能获得这些股份,Kim已经亲自与美国公司联系。

如果这笔132亿美元的交易顺利继续,迪士尼将通过NXC的投资机构NXMH获得欧洲交易所Bitstamp,后者在2018年底以约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这家交易所。

Nexon还拥有韩国主流平台Korbit 65%的股份。

传言称交易已经完成

根据《先驱报》的报道,很长一段时间内,NXC都对迪士尼情有独钟,让人们相信该交易会有结果。

报道引用了NXC董事长在2015年的发言,“迪士尼最让我羡慕的是,他们不会强迫孩子们掏钱……(消费者)很乐意向迪士尼支付费用。Nexon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些人非常讨厌Nexon。”

除了2017年推出过一个被称为“DragonChain”的低迷的ICO项目外,迪士尼本身在加密货币行业几乎没有任何经验。

虽然新的持股人可以放弃Nexon新收购的加密资产组合,但随着加密货币市场近期的复苏,这两个加密平台的过往可能仍然具有吸引力。

上周,Bitstamp成为少数几家完成获得BitLicense认证可以为纽约用户提供合法服务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在一篇随附的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期待着把在欧洲学到的经验教训应用到这里的事务中,并将致力于为美国和全球所有加密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尽管2018年熊市对其财务状况造成了很大的困难,Korbit仍在坚持发展。

本月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的净年度亏损总额约为450亿韩元(4000万美元),仍然低于市场重量级的Bithumb,后者损失了接近1.8亿美元。


火星一线 | 币安去中心化交易所上线首个交易对MITH/BNB

来自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的消息称,币安DEX已经列出了其推出后的首个交易对(MITH/BNB),这意味着交易者现在可以开始交易。币安DEX构建在币安Chain之上,具有原生的Binance Coin(BNB)代币,并使用“授权拜占庭容错”(dBFT)共识机制,所有11个预选验证器现在都在线生产块。

币安Chain资源管理器现在也向公众开放。目前已有2,800笔交易和760个地址,非托管交易所已有500笔交易。

此外,币安还宣布了其基于社区的上市代币流程,其在博客文章中称,“Binance社区旨在提供DEX上市流程中最高的透明度。”上市过程包括要存入1000 BNB并经过投票流程,以确保安全性、透明度和去中心化。币安称其目标是:

“通过使用这种透明和社区驱动的流程,我们希望币安DEX能够推动大量经过审查的项目,希望上市比目前在Binance.com上多10倍的代币。”

该提议涉及的步骤中,首个且最重要的标准是由代币发行者存入1000个BNB,作为代币发行人的“保证金”。

对于上市令牌,币安Chain验证者将拥有决定是否批准的投票权。他们可以使用投同意、不同意、反对或弃权票。获得50%的验证者支持的项目会在平台上上市,如果该提案被大多数验证者投票“不同意”或超过1/3的验证者投票“反对”时,该工作流程还旨在惩罚诈骗和欺诈的发起人。此外,在批准后,代币发行人将被要求存入2000 BNB作为上市费用。

然而,币安链的验证者由币安预先选择并且为他们的工作付费。因此,虽然该生态系统确保了透明度,但由于存在验证者的选择问题,因此存在高度的中心化。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Liang CHE


行情分析:着急离场吗?可能是诱空哦

据coindesk报道,根据周四发布的新闻稿,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声称加密交易所Bitfinex损失了8.5亿美元,随后使用Tether的资金秘密弥补了该损失。据悉,iFinex Inc.同时运营着Bitfinex和Tether。调查显示,iFinex掩盖了8.5亿美元的客户和公司混合资金的明显损失。

这样不透明的行为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里屡见不鲜,我们认为这并不是造成市场大跌的主因,当市场下跌的时候,人们总是习惯性的找一些客观原因,而我们认为最客观的原因就是,市场涨不动了,资金要向最省力的方向运动,所以大跌也就来了。
目前使用公链的用户数量与1997年互联网用户数量相当,为5000万到7000万用户。其中,可能只有几百万人积极参与了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日常,因此仍存在巨大的潜力。

市场今日整体下跌,跌幅较大,我们昨天跟大家聊了关于资金抱团取暖的行为原因,其实就是市场资金匮乏,大家参与热情不高,市场上的资金都跑到有赚钱效应的标的里面去抱团,熊市出妖币也就是这么来的。

熊市时间越长,有资金抱团的标的涨的越高。现在我们依然认为市场资金抱团的行为并没有结束,BNB和BTC都没有出现破位下跌,但是我们再来看一下其他的主流币种,是不是都已经要回到本轮的起涨点位置了?这是不是我们说的砸出恐慌盘,再来拉升迫使资金抱团?

 

BTC


我们为BTC重新画了一条轨道线,昨天BTC小时级别的反弹走势相对弱一些,横盘震荡之后出现快速下杀,我们之前给出的三道防线,目前已有两个被击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严格按照操作减仓,市场快速下杀至5150美元附近,随后出现回拉,本轮下跌放出巨量,恐慌盘已经杀出,短期内会回抽5280美元的关口,观察该点位能否站回,若可顺利站回该点位,则可能会是一个洗盘动作,还是会继续沿轨道线运行,有效跌破轨道线下轨则下一下探目标位在5000美元和4800美元附近,注意风险,我们更倾向于这里是洗盘,还会守在轨道线内运行。

ETH


ETH已经连续收出三根阴线,但是我们看到昨天的那根阴线虽然很长,但是成交量并没有伴随放大,5天线死叉多条均线,正快速向下移动,macd指标也在快速向零轴附近移动,我们预计该标的最有可能的走势就是飘旗面的走势,我们重新画出了该标的通道线,下轨位置可低吸,打到上轨位置可高抛,做好防守,跌破下轨和最下方的上升趋势线离场观望。

XRP


XRP目前已经接近今年的最低点,走势极弱,ABC的C浪杀跌是否结束还需观察,建议观望,昨日并未跟随BTC放量杀跌,有企稳迹象,观察该标的能否再次位置企稳反弹重新站回5天线,该标的要重新站回0.32美元我们才会重新给出对该标的操作意见。

BCH


BCH最近一周都在沿5天线小幅下跌,早上5点也随BTC出现了一波下杀,但是成交量并没有超过前面的量,有点跌不动的迹象,macd指标开口向下,BTC不破位下跌,该标的大概率会在265美元之上震荡整理,伺机反弹,再度站回282美元卡谨慎看多,跌破265美元,行情走弱。

LTC


虽然LTC跌破了箱体的底部,但是分时级别的K线图显示,该标的已经跌不动了,没有成交量了,若再度站回75美元压力位或者站上下降趋势线,可积极参与做多。

EOS


EOS跟随BTC下跌并且再度创出新低,正在回探4.4美元的强支撑,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该标的在该点位得到支撑,则该标的还有再度向上的可能性,如果连该点位都失守,那么该标的本轮的行情也就结束了,不要再有任何幻想,我们倾向于可以在该点位得到支撑。

BNB


我们在昨天的午评中提到,市场下跌的动能仍然存在,底部并未探明,不要盲目进场,BTC在今天早上5点钟开始出现下杀,带动市场整体下跌,BNB相较于BTC跌幅较小,目前还运行在下飘旗形的通道中,本次下探也并没有触及我们给出的多头最后的防线,短期内还能在轨道内维持一段时间,还是以20美元附近作为多头最后的防线,跌破则空头将主导该标的,注意风险。

TRX


TRX的C浪杀跌正在进行,杀跌幅度非常大,目前该标的正在沿5天线快速下跌,0.0217美元处有强劲支撑,预计该点位会反弹,力度如何还要看成交量是否配合,跌破0.217美元离场观望。


本文数据来源:QKL123

作者观点仅用于学习交流,不作为投资推荐,不构成投资依据!

作者:谈币论金

行情分析:主流币全线回撤,BTC能否守住5000美元关口?


巴比特指数8BTCCI和8BTCVI全线下调

截至04月26日10时,8BTCCI指数报9879.84点,高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8,118.68点),自发布日起全球Token市场表现好于证券市场表现。8BTCCI指数24小时涨跌为-3.88%,其中,比特币和以太坊的24小时涨跌分别为-4.59%和-6.81%。8BTCVI指数报8798.19点,低于8BTCCI指数点位,其24小时涨跌为-5.78%,市场整体和市值较小Token全线下调。
据QKL123数据显示,8BTCCI指数成份中,Token成份上涨数0,Token成份下跌数42,24小时涨跌前三Token分别为XRP、LTC、XEM,对应24小时涨跌分别是-2.47%、-2.81%、-2.93%。在8BTCVI指数成份中,Token成份上涨数0,Token成份下跌数27,24小时涨跌前三Token分别为XEM、NEO、BTM,对应24小时涨跌分别是-2.90%、-3.44%、-4.15%。
巴比特综合指数(8BTCCI)点位参照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以反映整个Token市场的表现。巴比特价值指数(8BTCVI),致力于反映全球市场中最具成长潜力Token的市场表现。


来源:巴比特

USDT重演滑铁卢

拿破仑大家都熟悉,滑铁卢大家也都熟悉,但是大家不熟悉的是背后的财富故事。

故事发生在1815年,当年拿破仑军队在战败之后,法兰西帝国覆灭,不过,谁赢谁输对投资客来说并不重要,也不“光荣”,对他们来说只有财富。

当时不同今日,没有那么发达的通讯设备,人们只能慢慢地等待“送信”的人归来。而滑铁卢送信到伦敦,需要不止一周的时间。

真正等一周时间的人,毫无疑问是“铁头韭菜”了。

“聪明”的人,早已经盯好了市场大庄家罗斯柴尔德的“仓位”,准备“跟单”了。

罗斯柴尔德得到消息比大家早很多,这个大家都知道,所以人们密切关注罗斯柴尔德的动向。

当内森·罗斯柴尔德在得到消息之后,走进皇家交易所,背靠着一根柱子,一脸悲痛地“开了一单”:将价值数万英镑的英国公债抛售。

聪明的人们都知道了:英国输了。于是疯狂的抛售随之而来,英国这个实际上的战胜国的公债居然跌到了只剩下5%的价值。

5%的战胜国公债,便宜地跟电商偶然出现的Bug价一样的东西,而且这可“保证发货”,居然没人买。在这个时候,罗斯柴尔德才开始表演真正的技术–大规模抄底。

几十个小时之后,英国权威的报社才得到消息,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消息–英国大获全胜,大败的是拿破仑。于是英国国债自然全面疯涨,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战成名,成了皇家交易所的头号玩家。

为什么这时候说这个故事呢?因为昨晚的USDT事件,像极了200年前的这个故事。

USDT先是增发炒的沸沸扬扬,调动起市场情绪.而在那之后,华尔街日报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我们其实心里早有准备的报道,Bitfinex用USDT挣的钱去补了其他窟窿。

其实这个我觉得也不算什么大事,而且USDT出现暴雷危机不是应该让人们买成比特币避险,和去年那次一样吗?截然相反的是,这次带来比特币瀑布,而且瀑布的“发源地”正是Bitfinex。

真巧。

如果所料没错的话,不久之后(甚至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行情又会回归,USDT也会跟没事儿人一样“出来走两步”,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除了血流成河的期货市场,和惨遭波及的小鱼小虾。

而更满足阴谋论的说法应该是,USDT和B网其实也是给背后真正的国际大庄,类似故事里的“罗斯柴尔德”的大庄当枪使的工具罢了。

毕竟,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不是在暴跌前才拟好的声明,检察长也不可能是昨天才调查的B网和Tether公司,华尔街日报也不是马上得到消息马上发送的。

中间能操作的空间太多了,不是吗?

不过这也只是满足大家的阴谋论而已,我个人并不认为阴谋存在。

我倒是认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市场因为一个中心化的产品/公司受到很大的影响这件事,本身就是加密货币最大的利空,迟早要兑现的,早兑现早好。

正如上一回USDT暴雷,让很多其他稳定币得到了溢出的市场,这次的暴雷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资金流向其他稳定币。

我们无法离开稳定币,因为很多原因,比如某些国家和地区无法直接通过法币购买比特币,他们需要稳定币来作为一个过渡的桥梁,或者当人们不看好短期价格的时候,希望通过稳定币“避险”,避开可能到来的暴跌等,稳定币的存在对于加密货币世界是很重要且关键的,这个不可否认。

但是很多时候,一家独大总会出现很大的问题,Tether作为少有的一家公司的新闻就能影响到比特币的涨跌,甚至有些“大而不倒”的样子,这显然对去中心化的世界来说不是个好消息,所以一边是希望Tether公司能做好自己,别再出现这样的“暴雷”事件来影响行情了;另一边是希望其他稳定币努努力,让市场份额更健康一些,如果稳定币的市场分配足够健康的话,那么以后某一家稳定币暴雷只会让其他稳定币受益,而影响不到比特币的行情。

最后,在刚才我所说的那个故事里,如果你不是消息灵通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话,你能做的选择其实很有限,但是两个选择都比被罗斯柴尔德的假操作骗了好:一个是不相信英国会赢,开战前就卖了英国的公债;一个是坚信英国会赢,哪怕公债暴跌归零也坚信,等真正的消息,不跟风操作。

因为自己的认知亏钱,总比被当成猴儿耍亏钱来的体面吧?

所以在这段不算牛市也不算熊市的“猴市”期间,我建议各位还是减少操作,相信比特币的话,拿稳了;不信的话,赶紧离场,别为难自己。

大家都想做个体面人。

重读「胖协议」 为什么国内区块链团队走错了方向

2016 年 8 月,美国著名基金 USV(联合广场投资,曾投出 Twitter、Tumblr 等知名公司)的区块链赛道分析师 Joel Monegro,发表了一篇名为《胖协议 fat-protocols》的分析文章。

这篇文章一经发布,就受到了不少专业投资者追捧,并成为了行业里最优秀基金们的区块链投资纲领,其衍生出种种理论或为传承或为颠覆,都让包括 USV、A16Z、Pantera 等等顶级基金迅速拉开了与全球区块链投资者的认知差距。

Joel Monegro

可以说,Joel Monegro 就是区块链界的互联网女皇 Mary Meeker。

从 1996 年起,Mary Meeker连续 23 年发布《互联网趋势报告》,因其成功预测了互联网广告、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等多个大方向。Mary Meeker 被誉为互联网女皇,该报告也被全球的互联网创业者和投资人奉为圣经。

2018 年她从 KPCB 的合伙人岗位上离职并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其在 KPCB 期间参与并主导了对于 Facebook、Twitter、京东等多家全球互联网公司的投资。

mary meeker

无独有偶,发布了《胖协议理论》的 Joel Monegro 也在 2017 年离开了知名基金 USV,创立了属于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 Placeholder。投资组合包括 0x、Aragon、Bitcoin、CacheCash、Decred、Erasure、Ethereum、Filecoin、FOAM、MakerDAO、Open Source Coin、UMA、ZeppelinOS、Zcash 等。

值得一提的是 Placeholder 的另一位合伙人 Chris Burniske 是备受机构投资者推崇的 Network Value to Transactions (NVT)估值体系的发明者。随着 NVT 估值体系在区块链世界里的传播,Chris Burniske 也在行业内名声大噪。

为什么要重读《胖协议》

为什么我们要在今天重读这么一篇 3 年前的文章?因为直到今天,我们国内大部分创业者和投资者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并且没有形成基本的价值判断体系。

如果早一点了解到这些在顶级投资机构眼中已经成为常识的理论,你就会在这个充满噪音的市场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判断。

比如在去年国内部分大 V 鼓吹「链改」理论时,你可能会质疑:互联网与区块链两个底层逻辑都不同的物种仅靠简单的 Token 拼凑真的能有未来么?

你也会在去年博彩 Dapp 挖矿玩法热潮中保持理智,各种竞彩 Dapp 作为 EOS 上的 Layer2 项目,是应该先做 GUI(用户界面)应用还是先做应用的「底层引擎」?另外他们真的应该发币么?为什么发币的 Dapp 生命周期如此短暂,而不发币的 CryptoKitties,FoMo3D 却取得了巨额机构投资,这其中的逻辑在哪?

在去年末,舆论鼓吹 EOS 甚至 Tron 链上 Dapp 数量和交易额远超以太坊,媒体集体唱衰以太坊时,你也会去思考 EOS 与 Tron 的 TPS 优势真的是核心壁垒么,以太坊转 POS 后,他们这些优势还在么,他们真的想清楚自己未来的方向了么,而反观另一端,以太坊上从 2016 年开始的 DeFi 生态已经慢慢的枝繁叶茂了,有人去真正了解过么?

带着这些问题,重读这篇文章,你会有新的感悟与收获,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也会以此为起点,带大家重新梳理近几年来区块链行业新的理论基础和系统性观点,正是这些观点,让我们能早于市场发现新一代匿名币的价值、PoS 与 Staking 的崛起、DeFi 的未来蓝图等系统级机会,希望大家也能够通过这些观点来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

《胖协议》

<Fat Protocols 胖协议>

原文链接:http://www.usv.com/blog/fat-protocols

原作者:Joel Monégro

翻译:ETH Fans Nina & Elisa

这里有一种思考互联网和区块链之间差异的方法。上一代共享协议(TCP/IP、HTTP、SMTP 等)产生了不可估量的价值,但它们大部分都是在应用层、以数据的形式被获取和重新聚合的(想想 Google、Facebook 等)。就价值如何分配而言,互联网技术栈由「瘦「协议和「胖」应用构成(译注:下面两张图协议层所占比例的差异可见胖瘦)。随着市场发展,我们总结出投资应用程序产生了较高的回报,而直接投资协议等技术的回报率却很低。

在区块链技术栈中,协议和应用这种关系是相反的:价值集中在共享协议层,只有小部分价值分布在应用层。所以它是「胖协议和「瘦」应用的技术栈。

我们在两个主要的区块链网络,比特币和以太坊中都看到这一点。比特币网络拥有约 100 亿美元市值(按:文章发布时的市值,下文以太坊估值同),而在其网络上构建的最顶级公司最多只能达数亿美元,且大多数公司可能因为「商业基本面」标准而被高估。同样,仅在以太坊公开发布一年之后,在其首次出现真正有突破性应用之前,其估值就达到了 10 亿美元。

对于大多数基于区块链的协议来说,有两个因素导致这个结果:第一是共享数据层,第二是引入有理论价值的加密「访问」代币。

大约一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共享数据层的文章。虽然这篇文章被搁置了很久,但其主要观点不变:通过开源和去中心化网络来复制和存储用户数据,而不是互相独立的应用来访问控制不同的信息孤岛,我们降低了新参与者进入门槛,并创建一个生态系统:上面的产品和服务将更具活力和竞争力。举个具体例子,想想从 Poloniex 交易所到 GDAX 交易所(译注:后改名为 Coinbase Pro)的切换非常轻松、或其几十种加密货币交易的任何一种,反之亦然,因为它们对底层数据、区块链交易有平等和自由的访问权限。在相同且开源的协议上,可以构建若干个竞争、非合作、但可互相操作的服务。这迫使市场找到降低成本、制造更好产品的方法、或创造出更好的方法。

但仅仅开源网络和共享数据层,还不够成为推进大众采用区块链的动机。第二个因素,用来访问网络服务(比特币的交易、以太坊的算力、Sia 和 Storj 的存储)的协议代币【1】弥补了这个问题。

在联合广场投资(USV)会上,我们做了很多基于区块链网络投资的讨论,在这之后,Albert 和 Fred 写了如下这篇文章。Albert 从激励开源协议创新的角度看待协议代币:可以作为研究和研发基金(通过众筹)、可以为股东创造价值(通过提升代币价值),或两者皆可。

Albert 的文章会帮助你理解代币是如何激励协议开发的。这里,我将重点讨论代币的激励方案、以及它们如何影响价值分布(我称之代币反馈循环)。

当代币升值时,它会吸引早期投机者、开发者和企业家的注意。他们成为协议的利益相关者、并在经济上支持它的成功。然后,获得早期利益的部分持有者,将会围绕协议创建应用和服务,他们认为协议的成功将进一步提升其手中代币的价值。部分应用会变得很成功,引入更多新用户,也许是风投或其他类型投资者。这进一步增加代币的价值,从而吸引企业家的关注,带来更多的应用等。

关于这个反馈网络,我需要指出两点。首先最初的增长有多少是由投机推动的。由于大部分代币在程序中被定义成稀缺的,随着协议利润的增长,每枚代币的价格和这个网络的市值也随之增长。当利润增长快于代币供给时,就会产生泡沫。

除了蓄意欺诈的项目,这其实是一件好事,投机往往是技术推广普及的发动机【2】。非理性投机的两个方面——繁荣和萧条——对技术创新都是非常有益的。繁荣通过早期利润吸引资金资本,其中一部分再投资于创新(有多少以太坊资金来自于比特币投资者的利润、DAO 资金来自于以太坊投资者的利润?),这实际上可以支持新技术长期使用,随着价格下跌和资金外流,利益相关者希望通过促进和创造价值使其变得完整(看看今天的比特币公司有多少是在 2013 崩溃后的早期使用者)。

值得指出的第二点是循环结束时会发生什么。当应用开始出现,并显示出成功的早期迹象(无论是通过增加使用率来衡量,还是通过金融投资者的关注度(资源)来衡量),对于一个协议代币市场有两件事会发生:新用户将会被吸引至该协议中,增加对代币的需求(由于你需要它们访问服务——参见 Albert 类比成展会上使用票据),现有投资者预期价格上涨则继续持有代币,进一步限制了供应。这种组合方式将促使代币上涨(假设新代币产量不足)该协议新增的市值将会吸引新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循环再次重复。

这个动态过程的意义是对技术栈中价值分配的影响:由于应用层的成功会驱动协议层的投机,所以协议的市值总是比其上面构建的所有应用总价值增长更快。协议层的增长值再次吸引和刺激了应用层的竞争。共享数据层大大降低了应用进入门槛,最终结果是一个充满活力和竞争的应用生态系统,并将大量价值分配给广泛的股东。这就是代币化协议如何变「胖」,而它的应用如何变「瘦」。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具有奖励机制的共享开源数据层防止了「赢者通吃」的市场,这改变了应用层的游戏规则、创建一系列与协议层业务模型完全不同的公司。许多已有关于创办企业和投资创新的规则并不适用这个新模型,所以今天我们有更多的疑惑而不是答案。但我们通过区块链研究很快了解这个市场的来龙去脉,并遵循联合广场投资的惯例将持续分享我们的见解。

【1】也被称作应用货币,货币化——一语双关——2014 年 Naval 写到

【2】Edward Chancellor 写了一篇完整有趣的金融投机历史与其社会地位(你会惊讶于今天的加密货币投机与之前爆发的金融繁荣是多么相似!),Carlota Perez 描述了通过吸引金融资金的资本泡沫对新技术研究和开发的重要作用

OK Jumpstart “变法” 升级规则

文|嚯嚯

编辑|凯尔

积木云(BLOC)开盘暴涨16倍,打响了OK Jumpstart的名头。但很多用户对这场“1秒没”的少数人游戏产生不快。

 4月24日,OK Jumpstart升级了规则,将OKB快照时间变为随机快照,持仓时间提高至15天;并在原有基础上新增一轮销售,让参与者“人人有份”。

 OK方面表示,二期规则充分考虑了一些用户的呼声。新规出台,因OKB下跌而亏损的用户,对参与二期项目仍“心有余悸”。

 也有用户看到,新规中采纳了自己的建议,官方展现诚意,他们决定再试一次。 

二期销售“人人有份” 

4月24日,OKEx发布了Jumpstart销售规则升级公告。官方在公告中直言,“升级是为了让更多用户能参与到预约中签中”。

此时,距离首期项目积木云开盘已过去14天。这期间,OK一直处于用户的吐槽声中。难抢、OKB下跌导致亏损是用户群体的核心槽点。

 二期规则主要围绕这两大槽点,进行了“变法”。

 和第一期一样,二期销售过程包括预约、中签统计、结果公示三个环节。针对此前用户普遍预约不上的问题,新规用增加一轮预约环节来解决。

公告显示,第一轮预约销售结束后,预约失败的用户可以参加第二轮预约,预约期限内,参加预约的用户均可按比例中签,倒计时结束后将公示本轮预约量,并进入中签统计环节。

OK的新规与火币Prime二期规则第三轮限价期的“阳光普照”类似。OK方面表示,“人人有份”环节是平台在意见征集时用户反馈呼声最高的。

不过,并非所有满足条件的OKB持有者都能按比例成功抢购,“要满足条件同时预约成功才可参与进来瓜分额度,第二轮预约时长10分钟,用户有充足时间参与抢购。”

“人人有份”让用户张顺还想再参加一把,但想到自己在Jumpstart踩过的坑时,他变得谨慎起来,“按比例中签意味着每个人能分到的额度不多。” 他担心,抢到额度后赚的钱,还不及OKB下跌造成的亏损多。

过去20多天时间,OKB从2.55美元的高点,一路跌至1.6美元左右,跌幅达37%,第一期没预约成功的人基本都有浮亏。

 不过,OK在新规中,也做出了维持OKB价格稳定的举措。

 公告中,OKB的固定持仓快照时间变为随机,持仓时间从原来的7天提高至15天,自第三期开始,该门槛还将被拉长至30天。

OK发布Jumpstart升级公告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机快照,一定程度限制了用户在预售开启前反复进行买入卖出,有助于币价稳定;提高持仓时间,也降低了OKB短时间内暴跌的风险。

OK相关负责人透露,随机快照是基于全球范围内上千名OKB持有者的建议制定,旨在给OKB忠实用户及长期持有者在政策上带来权益保证。

不过,公告发出当天,OKB的市场表现并不如意。截至4月25日凌晨,OKB报价1.598美元,24小时跌幅达7.1%。 

用户不满   倒逼“变法”

OK Jumpstart的求变与市场批评有一定关系。

4月10日,首期项目积木云开盘爆涨16倍,让很多人记住了OK Jumpstart这个名字。但这场只属于少数人的游戏,很快给参与者带来不快。多数预约失败的人都在吐槽:还没开始就结束,OKB还跌了30%,“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样的市场反应与OK一期项目开始前的盛景形成反差。4月2日,OK发布Jumpstart发布首期规则,OKB当天收涨12.32%,当时不少用户都表达了“看好”。

鲜明的舆论对比让OK“求变”尤为迫切。4月12日,OK在微博发起Jumpstart二期规则意见征集。该交易所 CEO Jay Hao表示,“我们一直在倾听广大用户反映的问题,并努力在第二期销售中加以改进。”

微博评论中,用户的态度也分成两派。部分用户直接向OK“开火”,“就想说一句,你们自己玩吧!”也有理性的用户提出了建议,比如更改为随机快照、使用稳定币作为参与门槛等。

从公开征集意见到正式敲定,Jumpstart二期新规足足酝酿了14天。“我们通过微博征集的形式收到了很多有效意见与建议,”OK有关负责人告诉蜂巢财经,经过一周时间对所有意见探讨后,才最终敲定了二期细则。

OK官方点赞用户建议

用户刘东(化名)注意到,新规内“OKB固定持仓快照时间变为随机”和“延长锁仓时间”正是源于用户建议。规则变化后,看到官方诚意的他决定再参与新一轮打新。

刘东说,之前火币prime他也参加过,首期的TOP没有抢到,因HT下跌还亏了不少。不过,火币二期规则中加入了“阳光普照”机制,虽然还是没抢到,不过凭借分得的份额也让他获得了收益,“这次OK的‘人人有份’应该也差不多。”

针对难抢问题,此前市场上有声音认为,抢购前用户之间存在时间差是导致预约失败的重要因素。对此,OK方面表示,平台根据用户反馈,将在二期预约界面中设置倒计时提醒,“建议用户提前登陆官方网站,及时关注动态信息参与。”

业内人士认为,流量与用户决定着交易所的命脉,“打新”模式给OK带来了市场关注度,同时也把规则问题凸显出来。而倾听用户声音,或许有助于OK挽回形象。 

二期项目表现成新焦点

新规落定,用户的目光聚焦在OK的二期项目上。

包括积木云在内,市面上不少打新项目“高开低走”。投资者想知道OK的二期项目能否稳住。

4月10日,BLOC以0.005美元的价格在1秒内被抢购一空。当晚,BLOC/OKB交易对上线暴涨16倍,最高报价0.09美元。但随后,BLOC价格开始走低,截至25日晚5点,BLOC报价0.035美元,较高点跌幅达61%。

另一边火币Prime首发项目TOP的市场表现也不尽人意。3月26日,TOP/HT交易最高价为0.31元,截至本月25日晚5点,TOP报价0.0677元,跌幅达78%。

暴涨暴跌,让一些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追高亏损,怨言不断。火币在二期规则中修改了规则,规定在开放自由交易后5分钟内,限制使用市价交易功能,且限价5倍。执行新规后,二期项目New未能再创新高。截至目前,New报价0.0426元,距离开盘4天后创下的0.1元高点,跌幅达57.4%。

火币Prime二期项目New跌幅达57.4%在投资者看来,参与“打新”不再是稳赚不赔的暴富机会。拥有高关注度的“打新币”甚至比其他币种风险更高。此前OK战略副总裁徐坤曾在直播中透露,OK二期项目将在本月内公布。很快,Jumpstart随机快照、OKB持仓时间延长、预约前显示倒计时等一些列“变法”将迎来市场的考验。

彭博社:可能改变加密行业历史的一次聚会

据彭博社报道,在2018年全球加密货币市场崩溃之后,超过20个全球加密行业的顶级参与者在新加坡聚集到一起,讨论如何将数字资产和代币作为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他们关注的重点并非比特币期货,而是双边加密衍生品交易。

2019年1月20日,二十几多名从业者为了创建加密货币衍生品的有序市场框架来到了新加坡圣淘沙岛度假村,每个新生的资产类别都会经历这样的历程。这些真正的“信徒”称,如果他们能够取得成功,那么在这间位于高尔夫球场和海滩之间的索菲特会议室中度过的几个小时有可能成为历史的转折点。

渣打银行资深人士Hoe Lon Leng为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他希望加密行业的参与者能够集思广益,让数字代币成为全球金融架构的一部分。他的这个愿景反映了加密货币行业所面临的双重处境,一方面倡导者们为数字货币欢呼雀跃,因为其不会在受到中心化的官僚主义的束缚。但是另一方面,随着金融专业人士野心勃勃的展望和机构投资者的跃跃欲试,流氓无政府主义者、犯罪分子和欺诈者却对虚拟货币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这些也是虚拟货币所无法摆脱的。

瑞士信贷集团前合规主管、经营风险与合规咨询公司Temple Grange Partners的经营者Eoin O’Shea表示,“加密货币现在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贬义词。如果它想要成为主流,就必须摆脱这种污名。”

据报道,此次聚会的参与者包括对冲基金传奇人物Mike Novogratz旗下的加密货币商业银行Galaxy Digital、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参与投资数字货币创业公司世可(Circle)以及加密货币交易所Binance和Coinbase,他们共同还出席了第一届Crypto OTC亚洲圆桌会议。

他们专注于称为场外交易合约(OTC)的私人双边衍生品,而并非比特币期货等交易所交易产品。与CME集团等受监管公司管理的公共市场交易的期货合约不同,场外交易合约(包括期权)尚未标准化,参与的交易者还面临者信用风险的挑战。

报道称,此次新加坡的会议催生了第一个加密衍生品交易所,以增加交易量并大幅降低交易成本。据渣打银行亚洲外汇期权交易主管Simon Nursey称,这个名为Liquidity Offset Network的企业将在7月份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投入运营并监管,其将成为共同对手方(Central CounterParty,CCP),提供被称为OTSafe的保证金计算和确认服务。

该服务的关键是要消除交易者对每个交易对手发布抵押品的需要,因为其可能会迅速耗尽小型基金的所有资源,而在新的交易平台上,只需要持有较少的抵押品。

虽然没有关于双边加密衍生品交易的官方统计数据,但据Nursey估计,交易所和期权合约的交易量每月约为7.5亿美元,这是在衍生品市场每周易手的数万亿交易金额中的一小部分。

加州贸易公司QCP Capital驻新加坡的管理合伙人Darius Si称“发展双边市场非常困难”,他帮助Hoe Lon Leng组织了会议,他认为“几乎不可能达成双方都认为公平和平等的机制。”

而Nursey表示,一份公认的交易公约也将为机构投资者和华尔街银行的加入奠定基础。少数主流金融公司正在考虑加密投资或企业,但大多数都和加密行业保持着距离。

Simon Nursey认为:“我们认为,这样做为了吸引传统金融公司进场,以使加密货币市场成形。我们正在见证新的资产类型的出现。”

Hoe Lon Leng已经44岁,他在都铎投资、高盛集团和渣打银行等公司度过了20年的职业生涯,加密货币交易和他看到的一些其他的新兴市场并无不同,他甚至撰写了一本关于加密的入门指南。

Hoe Lon Leng称,数字资产剧烈的价格波动和临时的基础设施让人联想起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亚洲货币衍生品市场,一些知名的交易商开创了市场,随着合同被广泛应用而迅速增长。比特币、以太坊等的场外交易衍生品也可能快速增长。

他们的第二次会议将于5月在芝加哥举行,以吸引更多美国从业者参与其中。香港算法交易公司GSR的联合创始人罗森·布鲁姆说称,考虑到美国的巨大影响力,此举可能至关重要。罗森·布鲁姆认为:

“由于亚洲存在监管不力的情况,所以如何让此类举措在全行业产生影响将极具挑战性。在美国,类似的举动将有机会与更先进的监管机构合作,这可能是决定未来全球标准和法律框架的决定性因素。”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 Xiu MU

本文来自比推,转载需注明出处。

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

除非澳本聪一年不睡觉 不然他就不是中本聪

澳本聪(Craig Wright)不可能是中本聪(Satoshi)的观点在加密社区里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社区成员收集了系列令人信服的数据指出虚假陈述回溯的 PGP 密钥以及奇怪的专利申请行为(澳本聪过去 19 个月共申请 155 项区块链相关专利),都不能体现 Satoshi 的密码朋克精神。然而,这种主观分析还不足以揭示澳本聪是否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

4 月 24 日,Casa CTO Jameson Lopp 在推特上发出了两张图表,分别展示了中本聪和澳本聪在 2009-2010 年间的活跃时间分布。图表显示,澳本聪和中本聪不仅在工作、睡眠时间分布方面似乎完全相反,而且如果澳本聪就是中本聪的话则意味着他至少有一年没有睡觉,且同一个人经常在不同的账户之间切换。清晰的对比分析似乎可作证澳本聪不可能是中本聪。

Lopp 表示,图表背后的数据是公开的,均从网站和 GitHub 知识库中获取,其来源将在即将发表的文章中公布。另一方面, Jameson Lopp 还表示,考虑到工作和睡眠的模式,推测中本聪生活的地方应该在北美东部或者南美西部。

随着社区成员继续推测并提出诸如 Hal Finney、Charlie Lee 甚至国家安全局等名称,更多可能证实澳本聪不可能是中本聪的数据调查可能正在进行中。

4 月 19 日,Lopp 宣布将发布一份关于澳本聪及其声明发明了比特币的长篇报告。其内容已由多个律师团队进行分析,目前该报告暂时被搁置。他表示,由于法律问题,超过三分之一的调查结果已被删除。

考虑到这个早期的统计开始,Jameson Lopp 提供的数据很可能具有更多的定量分析和更少的主观比较实例。然而,这些研究结果是否足以证明这些说法是否正确的还有待观察。

澳本聪多次声称自己就是中本聪,但每每都被网友质疑。甚至有网友表示“川普是中本聪的可能性都比 CSW 高。

2 月 10 日,澳本聪在推特上发布一份内容显示和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内容存在诸多相似之处的项目 BlackNet,再次给出其自证中本聪身份的证据。澳本聪称“自己最愚蠢的错误就是于 2001 年向澳大利亚政府提交了狗屎(BlackNet 项目)。

然而,Reddit 网友 Skoopitup 将澳本聪给出的 Black Net 项目和中本聪比特币白皮书进行了详细对比,其得出结论称,虽然两者在内容上十分相似,但可疑之处正在于太过于相似。Skoopitup 指出,比特币白皮书最终于 2008 年 10 月 31 日(美国时间)发布,但中本聪早在 2008 年 8 月份就曾对外公布过一份草稿版,并对最终版做了相应的修改。而澳本聪所给出的 BlackNet 项目白皮书已然是最终版的内容。对此,有网友讽刺道“有可能是星际穿越,毕竟科学显示也有可能”。

此前澳本聪表示要起诉闪电火炬创造者 Hodlonaut 诽谤,并宣布用 5000 美元价值的 BSV 征集他的资料。引发社区发起 “WeAreAllHodlonaut” 的话题,抵制澳本聪。币安 CEO 赵长鹏参与话题互动,并发推称,若澳本聪再做出类似事情,将下线 BSV。随后,下架 BSV 举动获得了不少交易所支持,在币安发布公告之后,Coinbase、Kraken 等交易所也表示考虑下架 BSV,引发 BSV 暴跌。

如此一系列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后,4 月 23 日,澳本聪于 Medium 发文表示,加密货币交易行业希望看到他离开,但他哪也不会去,至少这在 10 年、20 年内不会发生。澳本聪提到:“我们希望在年底之前发表大约 1000 项专利。几年后,我们将拥有一个新系统,它可以在承载全球商业及其他任何一个区块链的同时无错运行。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办法阻止所有不那么有趣的系统以及投机交易所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