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渗入78万亿供应链市场,总市值6400亿元的上市公司纷纷布局

供应链市场空间有多大?据上海大学现代物流研究中心主任储雪俭介绍,当前我国的商品供应链市场大概在70万亿左右,运力供应链市场大概在8万亿左右,因此供应链市场至少有78万亿市场空间。

随着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发展,这一巨大市场中的商机正逐渐被发掘。在9月20日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区块链应用分会主办的区块链助推数字供应链第四届“双链共舞”全国供应链与区块链融合创新精英论坛上,巴比特了解到,来自京东、苏宁、江苏银行、联想、TCL、众安、怡亚通等众多上市公司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将区块链用于供应链管理。这些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6400亿元,足见区块链在供应链中的热度。这些公司立足实体,以应用为导向,不断探索区块链技术在产业中的落地,已初见成效。

1569076174(1)

 

京东:把底层能力开放出来,而非局限在生态建设


 

京东成立于1998年,是中国最早自建物流体系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京东于2014年在美国上市,2019年Q2总营收1503亿元,员工总数接近18万人,间接带动就业人数超过1300万人,有力地推动了实体产业的发展。目前,京东市值3200.61亿元。

京东物流是京东曾引以为傲的王牌,从最开始的服务于京东到目前独立出来为更多的商家服务,在国内外建立了6大物流网络。京东物流也正在探索区块链在商品溯源、物流追踪、增信、物流金融的落地方案。

丛庆

京东物流区块链产品负责人丛庆认为,区块链目前的应用主要是解决的原有记账手段,原有的技术通过接口的方式去实现整个供应链上下游的系统对接,所交换的数据没有很好地将信用进行传递,涉及到的信用都是应用于纸质的凭证,包括第三方机构的背书。区块链可以替代这些传统的手段,去解决供应链协同问题,同时可以降低信用成本。

然而,当前核心企业利用区块链技术落地主要还是围绕企业自身的生态做联盟链。丛庆指出,这种模式,虽然搭了个联盟链,建立了几个节点去记账、写数据,依然围绕的是传统的中心化业务模式。丛庆希望把整个链的参与直接对接给C端客户,这样才能在区块链上实现真正的价值转移。所以,京东物流除了在围绕自身生态做,还在探索怎么把底层能力真正开放出来。

 

苏宁:区块链已对集团经营产生明显促进作用


 

作为一家创立29年的民营企业,苏宁的产业布局很清晰,目前已形成苏宁易购(总市值985亿元)、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协同发展的格局。集团总营收6025亿元,直接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25万个,极大促进了实体产业的发展。

巴比特注意到,在2018年年报中,苏宁披露了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进展。在当天论坛,苏宁物流、苏宁科技以及苏宁金融的代表纷纷发表了对区块链的看法。

苏宁物流集团执行总裁姚凯认为,区块链不仅是一项技术,更是一项思想,代表了一种公正透明、信任协作的价值观,许多难以解决的信任问题开始有了答案。以物流供应链为例,供应链行业往往涉及到很多实体,包括物流、资金、信息等等,这些实体存在着大量复杂的协同和沟通,传统模式下不同实体保存各自的供应链信息,严重缺乏透明度,造成了较高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一旦出现假冒和冒领等问题,都难以追查和处理。通过区块链技术,各方面都可以获得一个透明可靠的统一信息平台,可以实时查看状态,降低物流成本,追溯物流生产和运送的整个过程,从而提高供应链管理的效率,当发生纠纷时,举证和追查也会变得更加清晰和容易。

yaokai

姚凯指出,苏宁非常重视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和具体应用,先后在科技集团、物流集团、金服集团、物流集团成立了区块链研究和应用组织,而且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已经对集团各个产业、经营和发展起到了明显的促进作用。下一阶段苏宁将进一步加大区块链研究和应用的投入,加快区块链技术在集团各产业的推广和落地。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冯扬悦认为,区块链好比一把锄头,供应链好比一块地。区块链具有的保密性、安全性、隐私性等特性,正是锄头去挖地的点。苏宁金融在今年3月成功推出区块链+物联网汽车库融平台,提供基于软硬件集成控制的汽车库存监管综合金融解决方案。该方案基于基于物联网仓储车辆监管技术,将车联网数据记录在区块链上,明确车辆权属,减少虚假重复质押融资的行为和不必要的业务纠纷。

fengyangyue

苏宁科技集团供应链研发中心总监邵君宝介绍了区块链在商品溯源中的实践应用,以澳洲脐橙为例,首先需要确定参与业务的机构,各个业务机构发起入链申请和资质,苏宁平台进行资质审核,审核通过以后进行账户开通、授权以及发送密钥,就形成了完整的商品溯源链。在整个商品溯源过程中,各个业务机构可以通过在本地区块链账本查询相关的业务信息,也可以通过苏宁进行物流追踪、营销管理、防伪追踪和品质监控。消费者可以扫描溯源码信息,查询产地、采摘时间、检验检疫机构、到达国内的时间等商品信息,打消商品真实性疑虑。

shaojunbao

 

江苏银行:银行愿意在区块链上大力投入


 

江苏银行于2007年1月24日正式挂牌开业,总部位于江苏南京,2016年8月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截至2018年末,总资产1.93万亿元,员工1.4万余人。目前总市值781.56亿元。

江苏银行是A股上市银行中对于区块链技术较为积极的银行,此前巴比特发表文章《33家A股上市银行半年报收官:区块链成千亿市值银行标配》就曾发现,江苏银行已将区块链用于出口应收账款融资业务,落地“一带一路”项目 25 个,境外项目涉及亚洲、非洲、欧洲等“一带一路”沿线近 20 个国家和地区。

江苏银行交易银行部总经理史初江认为,区块链的作用是解决信息不对称,可追溯,只要能够有应用的场景,成本投入不是问题,银行是愿意投入的。史初江以动产质押为例,早在2017年,江苏银行在全国首推“物联网动产质押”融资线上化项目,依托物联网核心技术,实时获取企业质押物信息,精准解决动产质押痛点,全线上化操作,以更安全、更便捷的融资服务支持实体企业发展。这个模式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从12%-15%降低到6%,同时流转速度非常快。

shichujiang

随着放款体量增大,江苏银行风控部门提出了一个问题:怎么保证合作平台的数据可信?因此,江苏银行开始探索使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供应链数据不真实,传输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同时,江苏银行也开发了一个基于区块链基础上的供应链云平台,把核心企业的信用不仅可以传递到供应商,而且还可以无限流转。据史初江介绍,江苏银行今年的动产质押业务有望达到100亿规模。

 

联想:区块链推动供应链数字化转型


 

联想集团成立于1984年,员工总数4.2万人,2018年联想集团的营收971亿元,位居2019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第16位。目前,联想集团总市值588亿元。

联想集团首席解决方案架构师张亮介绍了区块链如何用于企业供应链管理。

在整个联想供应链,有2000家合作供应商,36家工厂进行零配件制造,51家发货中心,产品销往170多个国家,为全球2.9万个客户提供服务。一个个数据背后是复杂的供应链网络,如何优化链条,打造高效、按时交付的供应链协同网络,成为一道难题。

为此,自2014年开始,联想启动全球供应链数字化转型工作,为了将信息可视化和高效流转,联想从2017年把区块链引入供应链协同,目前已累计投入超过6亿元。

zhangliang

基于区块链,联想打造了一个“Buy/Sell”场景的供应链试点项目,并于2018年3月上线。该项目是以联想为核心企业的共享账本,解决供应商和经销商之间的电子采购、订单信息协同等问题。为了解决数据隐私性问题,该项目对交易权限进行管理,确保了交易方数据是共享的,不参与交易的数据是私密的。

在该试点项目的基础上,联想随后又推出了“B-Connected”供应链解决方案。这种方案架构上分为5层,最底层是由服务器/云支撑的基础设施层。往上一层是区块链框架层,支持联想研发的区块链LeChain以及HyperLedger的Fabric。第三层是区块链服务层,包含隐私保护和联盟管理模块。第二层是接口层,提供SDK和API接口以及BaaS组件。最上面一层就是面向具体场景和行业的服务层。

张亮认为,区块链的营销成本相比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更低,几乎不用花费大量精力向客户介绍区块链的好处是什么。另外,张亮还认为,具有较多生态资源的企业,做联盟链更容易落地。

 

TCL:将供应链金融的融资成本降低到6%


 

TCL创立于1981年,除我们熟知的TCL集团(市值512.18亿元)外,还有四家上市公司。集团现有7万5千余名员工,在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销售机构,销售网点4万个,通过“四条供应链”(产品设计与制造链、物流供应链、质量保证链、产品创造与支持链),实现全球资源高效配置,业务遍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TCL简单汇是由TCL孵化出来的金融科技公司,旨在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得益于TCL的积累,简单汇在产业和金融有着先天优势。从2015年上线至今,平台注册企业数量14545家,累计交易规模2973亿元,累计融单放款金额396亿元,整体融资成本在6%以下。

zhonghongmin

TCL简单汇CTO钟鸿敏介绍,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中起到的作用表现在:第一,系统的互联。传统供应链金融模式里,系统两两之间必须有开放接口,区块链基于P2P的网络,任何一个系统对接一个区块链接口,就可以产生数据。第二,快速验证。比如核心企业把一些数据存到区块链上,保理公司从区块链里拿到的数据就能验证出数据是否来源于核心企业第一手资料。
家。

 

众安:区块链实现保单资产化


 

众安保险成立于2013年,因设立时股东背后出现阿里巴巴的马云、中国平安的马明哲、腾讯的马化腾的身影,“三马”光环闪耀。2017年月,众安保险在香港上市,目前总市值258.22亿元。

众安科技是众安保险的全资子公司,专注于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研究。此前巴比特撰文《5年保费暴增832倍,区块链能否助众安保险再上一层楼?》对众安科技在区块链上的探索有过专门分析。

杨圣

众安科技副总经理杨圣介绍,目前众安科技围绕保险生态,探索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的应用。比如,众安科技为了解决经纪代理公司资金周转问题,开发了一套基于区块链的供应链平台,将经纪公司的日融资成本从万五降低到万三。再如,为了解决再保险行业交易双方信息不对称引发道德风险以及交易信息化水平低引发操作风险的问题,众安科技将区块链用于再保险市场,低成本实现再保险数据的共享和交换。

 

怡亚通:利用区块链,为20万亿化工市场增信


 

怡亚通成立于1997年,10年后登陆A股,拥有“A股供应链第一股”的称号,公司最新市值94.57亿元。据2018年报,怡亚通营业收入701亿元,员工总数1.6万人。

怡亚通集团工业原材料平台副总裁徐小鹏以化工行业切入介绍了区块链技术对务增信带来的效果。化工是一个比较细分同时拥有20万亿市场空间的领域,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关,人们的吃、穿、住、用都离不开化工。化工供应链体系的很多小的运输公司,虽然每天都在给企业运货,但是通常是半年才会结算,现金流吃不消。

xuxiaopeng

怡亚通就和南京银行共同打造一个区块链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供应链的上游、下游、运输公司、CCIC(中国检验认证集团)等参与方组成一个联盟链。运输公司每一笔运费登记在区块链上,根据智能合约自动生成一个白条。运输公司拿到白条以后可以直接到银行无条件兑付,从而解决现金流吃紧问题。可以看出,区块链发挥的作用就是为企业的真实业务增信,然后进行价值化和可传递化,盘活企业存量业务。

巴比特独家 | 以太坊2.0什么时候来?波卡是敌是友?Vitalik现场亲述

以太坊自诞生以来已经有5年的时间,Vitalik却永远像个18岁的孩子。

V神是社区给他的“尊号”,但我一直不喜欢这个称呼。因为正如众多默默奋战在区块链世界的爱好者一样,他不是神,也不应该成为神,而是去中心化世界里的一个节点。

vitalik

(依然是个宝宝的Vitalik)


今天下午,在巴比特加速器和ETHPLANT联合主办的活动中,我见到了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这个看起来只有18岁的少年向现场观众介绍了以太坊2.0的规划以及进展。

在一段“二级乙等”的中文开场之后,Vitalik的演讲从以太坊的起源开始。

1. 以太坊来自何处?


区块链技术已经存在10年的时间。在Vitalik看来,区块链就是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在这个网络中,计算机扮演的角色是持有数据并进行计算,最终通过特定的共识机制来帮助网络达成共识,达成共识之后就意味着最终的结果是不可更改的。

最早的区块链网络始于比特币。比特币发展到今天其地位已经很难被动摇,那么以太坊又是如何诞生的呢?

Vitalik说,区块链可以搭建需要信用、抵御攻击的应用,确保系统可以长时间运作,诞生于2009年的比特币就是第一个例子。但经过两年的发展之后,人们开始意识到区块链应不仅仅是单一功能的比特币,因此域名币(去中心化的域名系统)是对区块链应用的最初探索。

到了2012年,人们希望探索到更多的区块链应用,例如发行token、交易token、执行金融合约或用token换域名,而在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就是Mastercoin。他把Mastercoin这类协议比作是瑞士军刀——即集多个功能于一体的工具,但问题在于需要支持的应用实在太多了。

2013年,Vitalik加入Mastercoin团队,这也是他发现这类协议存在问题的原因。因此,他希望创造出类似智能手机的平台——通用的计算机,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编程在这里运行。

有了以太坊,一切应用都会变成代码,而这里的代码是人人都可以发布的。Vitalik说:

“以太坊的理念不在于支持更多的应用,而是支持一种编程语言的区块链,用户可以用这种语言来写应用和程序,区块链可以处理这些程序,区块链上处理并发布的交易可以接受并运行这些程序。”


与4年前相比,除了在可扩展性、效率方面的改进之外,以太坊的基本理念从未改变。

2. 从PoW到PoS的心路历程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以太坊最重磅的研究就是从PoW到PoS的切换。

Vitalik表示,区块链就是一个投票系统,以决定哪些交易可以被记录下来。最理想的状态是one computer one vote(一台计算机一票),但这样的状态是基本上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单个计算机可以同时运行多个虚拟机或软件,网络中的其他计算机很难发现这个问题。因此,我们无法去衡量计算机的数量,而是衡量算力。

他说,PoW在早期的时候相对民主,只要有计算机就有投票权。但随着比特币价值的增长,出块以及处理交易的奖励越来越高,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开设大型的矿场,只为在出块方面获得优势。

“因此,PoW系统只会变得越来越贵,效率会越来越低。”


这也是以太坊选择切换到PoS的主要原因。PoS将衡量投票权的方式从算力的大小转移到了持币量的大小。PoS的算法多种多样,以太坊采用的是Vitalik在2017年发布的Casper FFG,灵感源于PBFT。

3. 最棒的技术——零知识证明


一直以来,Vitalik都对零知识证明技术情有独钟。他将通用的零知识证明的优势分为两方面,其一是隐私性,你可以在验证数据的同时保证不公开数据;第二是可扩展性,你验证的程序容量可能很大,但验证的过程可以是很快的。

有关零知识证明技术的学术研究已经存在近30年的时间,直到2016年才实现了突破。零知识证明开始出现多个技术版本,Zcash也因此诞生。

通过零知识证明,以太坊的新技术Rollup能够将每秒的交易量从30笔增加到4000笔。

4. 以太坊应用:不仅限于支付


在演讲中,Vitalik列举了一些以太坊基金会对该区块链的简单应用。

首先是加密货币支付。这是出现最早也是普及度最广的应用,以太坊基金会通常用ETH支付成员薪水。第二项应用是去中心化的域名系统ENS(以太坊域名系统),Vitalik在这个系统里就持有vitalik.eth的域名。最后一个例子是“用数字代币代表各种资产”,但数字代币所代表的不仅限于金融资产。以太坊基金会就曾通过智能合约出售大会门票以及一些纪念章。

除此之外,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是以太坊对智能合约的最早探索,也是其至今还在坚持的理想。这种机制会将一定的资金锁定在智能合约里,由成员来决定资金的分配和使用方式。

5. 未来的区块链:以太坊的扩容思考


Vitalik表示,可扩展性是包括以太坊在内的区块链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以太坊在解决可扩展性问题上有两个方案,首先是layer 1方案,旨在改进区块链的设计以提高其运行效率。分片(Sharding)是以太坊的layer 1扩容选择。

分片会将区块链分成多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只需要网络中的一部分计算机来进行交易验证。至于由谁来验证哪些区块,系统会随机进行选择。由于每次只需要进行部分交易验证,分片帮助区块链在可扩展性问题上实现了突破。

另一种扩容方案基于layer 2。layer 2方案并不会让区块链做出任何改变,而是改变应用的运作方式,减少对区块链的使用频次,同时享受区块链带来的安全性。Plasma就是最典型的layer 2扩容方案,数据和交易都是通过链下运行的,一旦出现参与者下线、作弊或作恶等情况,相关的数据就会被上传到链上,从而找出作恶者。

还有一种方案Rollup介于layer 1和layer 2之间——链上存储数据,链下进行计算,通过零知识证明技术,确保链上验证的可行性。

6. 以太坊2.0四部曲


以太坊2.0的部署被分成了四个阶段:

准备阶段:Casper FFG,即创建一个PoS网络,该网络采用的算法就是Casper FFG,在这个阶段尚未用到分片,但却是以太坊迈向PoS的第一步。

第一阶段:数据分片,这个阶段的分片仅支持数据。

第二阶段:计算分片,在这个阶段已经可以支持完整的应用以及以太坊2.0的主要功能。

第三阶段:优化,即对系统的优化,例如算法的更新:从Casper FFG到Casper CBC。

7. 灵魂拷问时间


vitalik1

(得知自己在AMA环节还不能坐下的Vitalik宝宝)


在半个小时的演讲过后,Vitalik开始接受台下观众的灵魂拷问,以下是精彩问答摘录:

搞事情提问之一:如何确保分片的安全?

Vitalik:“以太坊2.0的运作基于:部分节点被随机选中来验证分片。因此,除非攻击者掌握了网络中40%以上的节点,否则其被选中或者控制分片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另外我们还有防伪以及数据有效性检查机制,这就意味着即使作恶者试图创建无效区块,其行为是可以被检测到的。”


搞事情提问之二:你怎么看DEX(中心化交易所)?

Vitalik:“当然,我认为DEX非常重要。现阶段,我们需要在中心化平台进行交易,这些平台有一定的控制权,有时候还会被攻击,这些都不是好事。我一直都是DEX的支持者,基于单条链的DEX已经做得很好了,但还有一点不足的是它们无法做到高频交易,但我相信近期的一些方案也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我认为DEX面临的一个大难题是不同区块链之间的交易,这个过程所需的技术要求更高。的确已经有团队在这样做了,但可能还要一点时间。”


搞事情提问之三:以太坊2.0如何避免沦为中心化的系统?

Vitalik:“我认为扩容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很简单但很恶劣(bad)的;另一种是好的但很困难的。前者只需要提高区块容量及交易数量,这就是BSV和EOS等区块链选择的路。因为这条路很简单,就算你不是一个优秀的开发者也可以做到。但这个方法的问题在于,当区块容量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时,运行节点需要处理大量的交易,那么运行节点的成本就会提高,运行节点的人会变少,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合并节点。EOS就是这样的,很多节点都不会验证交易。以太坊2.0的分片之所以能够避免这些问题是因为参与以太坊2.0网络不需要验证所有交易。假设你是一个验证者(validator),而你只有32个以太坊,那你可能只需要验证一个分片,你验证的分片数量会随着持币量的增加而增加。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方式来让这场比赛变得更加公平,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实现更高程度的去中心化。”


搞事情提问之三:看到这么多新项目出来你紧张吗?你对匿名币的合规性怎么看?

Vitalik:“第一个问题,以太坊社区并不想和零知识证明项目竞争,而是想要和他们合作。我认为,强大的零知识证明生态将会是人们加入以太坊社区的重要推动力。至于匿名币,其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监管部门可能看到的信息,但对他们来说,匿名币产生的影响力更多是正面的。他们还是可以监管相应的基础设施、交易所、交易大量加密货币的用户。如果你认为你可以持有大量匿名币,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不会有人发现,那就错了。另外,隐私也是大多数监管机构的追求。欧洲在去年颁布了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在美国,监管机构对Facebook在隐私方面的表现表示失望,各国政府之间也想隐瞒自己的部分经济活动。因此,我认为加强区块链应用的隐私的确有很多正面的影响,受益者包括监管机构。我认为隐私技术的应用有很多方面,绝对有可能与监管机构在这方面进行合作。”


搞事情提问之四:Polkadot是以太坊的朋友还是敌人?

Vitalik:“Polkadot的路线与以太坊大不相同。Polkadot更倾向于治理、多链互通;而以太坊则聚焦于链上应用。有些应用可能在以太坊上行得通,而在Polkadot上不行,反之亦然。因此我认为两者之间聚焦的问题不同。”


搞事情提问之五:以太坊如何在众多加密货币中脱颖而出?

Vitalik:“我认为比特币和以太坊这样‘纯粹的加密货币’(pure cryptocurrency)在市场中有独特的地位,是不可能被机构发行的加密货币取代的,无论对方是央行数字货币还是Libra。因为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有能力说服全世界其是一个中立的平台,不会站在任何人那边。相比之下,机构发行的币做不到这一点,因此它们将始终面临信任问题。但机构币将会更稳定,有机构的支持,这是加密货币所没有的,因此我认为两者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是可以共存的。”


搞事情提问之六:未来将会是一链独大还是百花齐放?

Vitalik:“我认为未来会有大规模的区块链,也会有众多的小型区块链。我认为这两种区块链会继续存在。我们看到现在有很多大型企业开始做自己的区块链,他们不会是挤破头的竞争状态,更多的还是合作状态。未来能够胜出的区块链平台不会只有一个。”

Albanian Gangs Are Reportedly Using Bitcoin to Fuel the Uk’s Cocaine Market

Albanian gangs are turning to bitcoin to flood the streets with cocaine, according to UK authorities. 

Increasingly Sophisticated Criminals

First reported at the beginning of August by The Times, UK authorities have increasingly noticed the use of bitcoin by Albanian gangs in connection to the selling of illicit substances. 

Peter Goodman, chief constable of Derbyshire, said at the time that gang activity in the area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more technological,

They are increasingly organized and spreading out from London. They are increasingly sophisticated in terms of how they are cashing out [from drug operations].

The most recent reports estimate the UK’s cocaine market to be worth around £5 billion, with the Albanian criminal network heavily implicated in the trade between Europe and Colombian drug cartels. Albanian street dealers, known colloquially as Hellbanianz, have turned to bitcoin and crypto-assets as a way to move money through their operation. 

According to a report by ZDNet, drug-dealing criminals are exploiting the lack of regulation on cryptocurrency, particularly in the international sphere. 

Michal J. Oghia, a Balkans-based internet governance consultant, told the outlet, 

In the case of cryptocurrencies, they are simply an extension of the ongoing struggle between bad actors and cybersecurity and security authorities that are working to counter online threats.

Oghia added that gangs are leveraging the privacy afforded through crypto,

One of the biggest differences, though, is that – unlike issues regarding encryption or malware – cryptocurrency is used by organized crime and other nefarious actors in a way that combines illegal offline actions with a technology that was designed to maximize privacy, security, decentralization, and anonymity.

Oghia predicts that as more criminals turn to the use of crypto-assets, cyber forensics teams will become increasingly sophisticated in tracking transactions. 

Featured Image Credit: Photo via Pixabay.com

行情解读 | 磨刀霍霍向韭菜:CME欲推BTC期权合约

今日解读

近日,衍生品交易所巨头芝加哥商品期货交易所(CME)宣布将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BTC期权,目前该计划正在等待监管评估。

对此,CME集团股票指数及替代投资品全球主管Tim McCourt表示:“基于不断增长的客户需求和BTC期货市场的强劲增长,我们相信BTC期权的推出将为我们的客户提供灵活的工具以对冲BTC价格风险。”

他认为期权等衍生产品旨在帮助机构和专业交易员管理BTC现货市场风险敞口,并在受监管的交易所环境下对冲期货头寸。

股票期权合约由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于1973年推出。期权这一工具是期货合约的衍生产物,是指由交易所统一制定的、规定买方有权在合约规定的有效期限内以某一价格买进或卖出相关期货合约的标准化合约。

期权与期货合约的不同之处在于,期权合约的买方有执行合约的权利,但并不负执行合约的义务。当市场条件不利于买方时,买方可以选择不行权,为此买方需要为期权合约支付一定的期权费。

期权在传统金融市场的作用包括便于管理风险,尤其是能够有效度量与管理波动性风险,以及推动创新型金融产品的发展。在1973年期权定价B-S公式诞生后,人们可以从期权合约的市场公允价格以及相同标的现货价格推算出市场的隐含波动率,成为投资者观察市场隐藏风险的重要指标。

全球数字通证衍生品交易量稳步增长。自CME在2017年12月推出BTC期货合约以来,已有3300个账户交易该产品,2019年7月持有未平仓BTC期货合约的机构达到56家。CME的BTC期货合约平均每天交易近7000份(相当于3.5万枚BTC)。数字通证交易所如BitMEX,OKEX,Huobi DM的BTC期货合约日均交易量也达到数千枚BTC。

图中深蓝色为CME BTC期货合约交易量

被币安收购的JEX目前已经推出期权交易功能,但目前的成交量仍与期货合约差距较大。一方面,期权的规则较期货更加复杂,有些小白投资者甚至连期权合约的定价、方向、杠杆倍数都分不清楚。另一方面,目前JEX上线期权合约的杠杆倍数较高,风险较大。目前区块链二级市场还远未成熟,投资者也未必马上就用得到期权这样的工具来管理或者是对冲风险,大多数期权合约交易者还是抱着投机赌博的心态,这样又怎么能不亏钱呢。有消息称三大交易所都在加紧期权合约交易系统的开发,希望它不要成为有一个割韭菜的工具。

行情研判

总体观点

BTC在昨日从9800美元迅速拉起后重回震荡走势,回落至10000~10100美元区间,位于全部主要均线MA5、10、20、30、60、120下方,形态较差。但BTC的抄底力量较强,今日数次跌破10000美元又被拉起,9500美元作为BTC最后的有力支撑,只要不有效跌破仍可继续持有现货。主流通证出现滞涨,继续上行的动能减弱,需要一个龙头站出来挽回一下局面。目前是牛市初期,长期持币者可逢低买入,现在仍是比较好的上车机会。

2018年12月,我们明确指出BNB在熊市中的投资机会,并第一个提出牛市中BNB将享受戴维斯双击(对冲:平台通证熊市获利金钥匙——通证估值探索系列之二);2018年10月,我们就点明BTC的价格周期并预判见底时间为2019年5月左右(【经典更新重现】BTC牛熊周期的三大规律与应用 ——冰点展望之一);2018年4月,在牛市的余温还未散尽时,我们指明当时是反弹而不是牛市(牛市来了吗?是反弹而不是牛市的4个原因)。

BTC在昨日从9800美元迅速拉起后重回震荡走势,回落至10000~10100美元区间,位于全部主要均线MA5、10、20、30、60、120下方,形态较差,短期有继续整理的需要。BTC支撑位9800USDT,压力位10300USDT。

ETH近期较为强势,近日又有V神出席活动等一系列事件为ETH增加曝光度,若BTC不能重回强势,则ETH在整理后还有继续冲高的可能。ETH支撑位205USDT,压力位230USDT。

EOS主网升级临近,短线投资者可以暂时先撤出观望,利好落地即是利空。EOS支撑位3.8USDT,压力位4.25USDT。

风险提示

数字通证的价格波动剧烈,投资数字通证是一种高风险的投资行为,请投资者合理评估自己的投资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谨慎使用杠杆,严控风险,谨慎投资。请投资者牢记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免责声明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文中分析不构成买卖推荐,据此买卖盈亏自负。欢迎转载,但需注明出处。

长铗:一切皆UTXO,转账即交易

在9月21日下午举行的“火币行业火伴大会:行业深耕之道”上,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长铗发表了主题演讲“下一代公链的落地方向”。

jinse_1569060371510730189

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长铗


长铗认为,资产数字化(即资产上链)以及数字的资产化是区块链发展的两个方向和趋势。资产可以从可信任性、可互换性和可分割性三个维度进行定义,并且可以依据可互换性和可分割性分为比特资产、原子资产、跨特资产和量子资产。

他提出,单一公链其实很难解决去中心化效率的二元悖论。比原链的Bystack使用两条链,主链覆盖安全和去中心化,侧链覆盖安全和效率,这样一来搭配两个三角形可以比较平衡地处理了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问题。同时,账目模型有天然的局限性,比特币UTXO模型拥有很强的优势。UTXO本质是一种向量,比原链创新性地提出BUTXO,即拓展型的UTXO,从过去处理比特币一种资产变成处理多种资产,这样一来向量就变成了矩阵,而交易本质上就是一种矩阵的加减。用BUTXO拓展你会发现,其实交易就是转账

他介绍称,光有交易及转账还不够,比原链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即磁力合约。在同一时空可能有无数订单或者智能合约,交易所叫订单,链上叫智能合约。磁力合约是一种匹配的策略,让智能合约自动匹配,就像有磁力一样,寻找和它匹配的订单,然后成交。磁力合约最简单的两个匹配规则就是价差的配平以及资产的配平。

最后,长铗表示,链最大的价值就在于降低交易成本,凡是以降低交易成本为核心的链都是有可能会成功的。区块链世界的阿里巴巴可能比现在的阿里巴巴还要大十倍

 

以下为长铗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确实像袁总说的一样,我已经闭关修炼很久了,很久不出山了,包括我们巴比特自己办的工会我都没有去演讲,但是这次为什么来了呢?一方面我们跟火币有非常深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一方面我们是行业最早的一批区块链公司,我跟李总也是多年的老友。

本身我们巴比特和火币在生态上面有非常多的合作,比如我们节点,火币旗下的几个品牌,比如火币矿池,都是我们的超级节点。同时我们下一步还可能会开放联邦节点,就是所谓的跨链网关,这一块也是关于我们火币旗下的一些品牌或者参与我们生态的建设当中来。

另外一方面,我们过去一直在做公链的研发,做了3年多,从2017年到现在,确实已经该做出点成绩。所以我们过去积累了一些对区块链,尤其是公链的一些思考或者研究,接下来分享给大家。

刚刚李林总从哲学层面讲了,非常有高度,我讲可能更多的是从公链研发实际角度的一些思考,首先我要提一下区块链两个方向和两个趋势。

第一个就是资产数字化,这个就是其实所谓的资产上链,不管是虚拟资产的矿链,还是现实资产上链,本质上都是资产的数字化。首先我们对资产进行定义,价值属性的事物这个不用多说了。资产和数字本身是两个相对称的事物,价值属性往往具有不可复制性或者说有原子性,有点像是物理世界的事物,同时也具有竞争性。其实这些词都是讲价值事物和数字事物是本质的区别,数字事物就是具有可复制性的。

我们还要注意的和它相对称的方向,就是数字的资产化。过去有一些信息属性的事物或者网上的行为数据隐私,它其实也是可以通过区块链来确权并且交易,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方向。

前几天我看到微众银行马智涛的观点,他支持资产的数字化,但是他反对数字资产化,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是有当前的背景,因为当前的数据资源非常的敏感,大家也可以看到行业的报道,所以更多的是处于行业的环境所表明的立场,但是这两个趋势确实是同时存在。

接下来我们讲资产上链,首先要对资产进行定义。我是从三个维度来对资产进行定义:

第一,可信任性。它就像是切蛋糕一样切了下了第一把刀,把资产分为链上资产和链下资产,为什么说你资产一旦上链就具有可信任性呢?我们知道,区块链它另一个词就是不需要可信第三方,是可以对资产进行交易的基础设施,不需要可信第三方就建立了信任性。而有了可信第三方我们才会担心风险问题,可能有数据泄漏,也可以有资金被卷跑,所以这就是区块链的价值,它给我们带来可信任性,那我们主要关心的还是自然上链以后的分类。

第二,可互换性,就是我刚刚讲的信心属性的和数字属性。事物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可互换性,所以链上的资产很多都是一些非同质的资产,但是像账户模型和UTXO模型架构的区块链还是有一些不一样。账户模型还是把资产理解为同质资产,所以它要提出ERC721这样的一些协议,实现这种非同质资产属性。

第三,可分割性。这个很好理解,我们以后主要考虑后面两个维度,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四象限图,我们可以分别把它命名为比特资产、原子资产、跨特资产、量子资产,那么我们有了这样一个维度以后,可以把现实中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可以投到象限里面去。

9a919a10-54d3-5910-98b2-301311aceba5

比如说红包,红包显然是不可分割的,但是它是一种数字属性的,也就是可数字化的,每个红包除了数额,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如果两个都是100块钱的红包的话,它是可互换的,没有本质的区别的,所以它是一种量子资产了,那么像房产收藏品、商品防伪码显然是一种可能互换也不可分割的资产,所以我觉得首先对资产进行一个定义,然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区块链可以处理一些资产。

接下来我总结一下公链现在存在的一些问题。

第一条:单一公链其实很难解决去中心化效率的二元悖论。其实在我们白皮书里面曾经画过一个不可能三角,不可能三角是我提出来的,但是那张图感觉是属于火币研究院,因为我确实是在火币研究员的报告中看到那张图。

我们的Bystack其实是用两条链,一条链分别是覆盖安全和去中心化,另外一条是覆盖安全和效率,这样一来你搭配两个三角形可以比较平衡地处理了这个不可能三角的问题,所以这也是为什么Vitalik提出了欢迎外部团队开发二层网络做他的数据层,他也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

Layer one我认为他应该要追求去中心化,也就是基于POW机制。另外它是一种无需准入的共池,谁都可以在上面发行资产,但是它的缺点就是效率不够高,所以你只有一条链是基于POW机制,然后第二层网络你可以采用一些更高效的共池机制,但是牺牲一点去中心化去追求一些效率,我觉得这是可以的。如果第一条链已经是追求效率的高速网络,第二条链你搭一条追求去中心化的公链的话,就好像你底层的一些基础设施搭建在上层建筑之上。

第二条:账目模型有天然的局限性,我接下来会讲比特币UTXO模型的优势。目前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弊端,因为它需要有全局状态,也不是并行助力的机制,所以它未来的创新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

我为什么这么看好UTXO?其实它的全称叫做“未花费交易输出”,这个是属于中本聪的独创。有人说比特币有三项技术:

一、点对点网络。

二、非对称加密。

三、工作量证明机制。

这三项技术没有一项是中本聪发明的,为什么中本聪还这么伟大?其实忽略了,UTXO是中本聪的独创。其实在我看到UTXO本质是一种向量,我们可以创新性的提出一个叫做BUTXO,就是拓展型的一个UTXO。从过去处理比特币一种资产变成处理多种资产,这样一来向量就变成了矩阵。什么叫交易?交易本质上是一种矩阵的加减而已。

这就是典型的BUTXO的交易,交易的本质其实是在执行一种矩阵加减的运算,而且用BUTXO拓展你会发现有一个什么样的新概念?这是我要插一个小细节,曾经在巴比特有一位专栏作者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就很好,他说吴忌寒把比特币白皮书中的transaction翻译成交易是一个史诗级的bug。他这个点出的很对,transaction的本意应该就是转账。我当时跟他说,其实交易就是转账,只不过过去转账只是一种资产,你看不出它是一种交易过程。我现在把它拓展为多维的UTXO以后,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交易过程。

地址一比如说是甲,它有资产ABC,它把部分资产AC给了地址二,地址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地址二又把它的资产D转给了地址一,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交易过程,但它也是转账。所以交易即转账是一个非常重要思想。

光有交易及转账还不够,我们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磁力合约的概念。在同一时空可能有无数订单或者智能合约,交易所叫订单,链上叫智能合约。磁力合约是一种匹配的策略,让智能合约自动匹配,就像有磁力一样,寻找和它匹配的订单,然后成交。

磁力合约最简单的两个匹配规则第一个就是价差的配平。比如说甲有1个比特币,想换100个以太坊,乙有101个以太坊,他想换1比特币,显然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他们就形成了价差。一般的规则智能合约是没法匹配的,因为有价差,交易本质上是一个举证的,需要配平。那这个区块链应该让系统自动成交,丙是节点,自动创造一个合约就是1以太坊,就转给他,因为他撮合了这笔交易,所以他获得了价差的差异。因为节点自动来做链上的撮合,所以获得的价值收益我觉得也是正常的,所以应该要成交。

第二个叫资产的配平,利用了BUTX的特性。甲有资产A,乙有B,丙有资产C,但是甲想换B,乙想换C,丙想用C换A,那么我们就应该让他自动成交。过去是没法成交的,因为涉及到三方,在这里可以完全成交。因为BUTXO是多元输入输出,它不关心还是三方五方,七方都可以,这就是磁力合约。

有很多人说现在公链落地或者创新有些是二代三代链,到处创新在做什么?没看见做成功的。我个人也认为留给公链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了,可能也就一两年,但是还有非常多的创新可以做,现在市面上做了跨链、隐私交易这些创新顶多只做了20%,至少还有80%的创新没有做。

我举几个方向:

第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磁力合约如果实现的话,也就相当于实现链上撮合,会带来一个什么后果?就是链上预言机,我们现在的预言机都是从交易所外部去取数据,显然这个过程是有风险的。

如果这个数据都是取之链上的话,而且区块链数据又是不可换的,你验证的话,那你基于链上预言机你可以做多少的事情?比如说稳定币,它都需要有一个基准的价格,比如说抵押或是借贷都是需要有链上数据的引入。

其实还有非常多的可创新的点,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最后我做一个预测,区块链会出现什么状况,我认为区块链的本质就在于我们要思考这个链到底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我认为链最大的价值就在于降低交易成本,凡是以降低交易成本为核心的链,我认为是有可能会成功的。

一位经济学家把交易成本分为三个,一个是价格成本,一个是转移成本,还有一个是信任成本,这个经济学家也不懂区块链,也没搞区块链,但是他划分的是三个属性恰好对应我刚才说的区块链三个维度,分别是可信任性、可互换性和可分割性。所以区块链恰好就解决了交易成本最核心的东西,其实我们说为什么会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就是用互联网技术降低了我们购物的成本,互联网时代是把这个交易成本相对降得比别人低了,但是区块链会把这个交易成本降等更低,所以最后有这样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是基于科斯定理的推定。

科斯定理讲的是什么?他认为交易成本的降低可能会降低公司规模,但是他是考察传统的福特这种生产型公司得出的结论。因为交易成本降低了以后,这些生产型公司财务可以外包、设计可以外包,都可以外包,所以他的公司规模可以降得很小。但是他没有考虑另外一点,就是服务型公司,服务型公司就是以降低交易成本为核心商业逻辑的公司,他跟传统生产型公司是相反的,所以生产型公司可能会规模变小,服务型公司会成长为巨头,庞然大物,所以才会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

我认为区块链世界的阿里巴巴可能比现在的阿里巴巴还要大十倍,所以我认为火币就有这样的机会,这也不是一个恭维的话,我觉得在场所有从事区块链的创业者或者周边生态的建设者都有这样的机会,我的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机构资金大举涌入比特币期货交易,会对市场产生哪些影响?

上周四,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致函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表示其有意提高比特币期货合约的现货月持仓上限。

具体规则是:对单个投资者而言,这一上限将从每月1000份现货合约上升至2000份。由于每份合约有5个比特币,这一变化意味着交易员的最大风险敞口将从5000枚比特币(按当前价格计算价值约5000万美元)增加一倍,达到1万枚比特币(约合1亿美元)。

CME之所以寻求提高客户的持仓上限,实际上正是因为看到了比特币期货市场在今年以来的显著增长。

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CME )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CM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量就达到了自2017年推出以来的最高水平。并且在之后不断的刷新历史新高,到8月份的时候,CME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量已经超过50亿美元。

此外,CME集团董事总经理兼全球投资总监蒂姆·麦考特也公开表示,今年以来,CME的比特币期货平均每天签订7237份合约,交易的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32%。

因为CME平台上的大多数期货交易都来自于机构投资者和一些体量较大的合格投资者,普通散户很难在 CME 交易期货。而且,CME的比特币期货日交易量在前两年根本没有任何增长。

所以,这些都表明机构投资者正在大举涌入比特币期货市场,简而言之就是机构资金正在流入比特币市场。而机构投资者一直以来都是比特币用户们想要捕获的人群。

同时,随着Bakkt的实物结算比特币期货即将正式推出,也很可能会成为将机构资金引入比特币生态系统的另一催化剂。

那么,机构投资者的涌入,或者说机构资金的大举进场,对于比特币市场究竟是福是祸呢?

首先,一直以来大家都普遍认为,2017 年的比特币大牛市是由散户推动的,但是比特币想要再次重现此前的盛况,就需要更大的资本池。而机构投资者的大量涌入或许能带来这些资本,所以对看好比特币的人来说,机构资金对于比特币的兴趣是非常重要的。

众所周知,比特币最早只是荒地上一颗种子,播下去之后就开始了野蛮生长,随后,各种物种不断涌入。但是,最早繁衍起来的大部分依然还只是成群结队的“食草动物”。

在当前比特币的生态里面,已经出现了百亿级别的公司,比如矿工集团和交易所。但是这些比特币市场中的“庞然大物”在当前这个商业社会而言,充其量也就是小型肉食动物,而真正的大象和猛兽级别的物种事实上并没有扑进比特币的生态。

但是对于那些猛兽而言,比如正规的基金及信托机构,他们并不是没有发现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和机会,只是过去的很长时间里他们是被不允许进入这类市场的,甚至他们也不敢进入。因为这些拥有巨大资本体量的机构,他们对巨额资金的安全是有很高的要求,自然也就无法容忍诸如交易所跑路、各种暗箱操作、规则不透明、赚了钱取不出来等等问题。

而对于比特币市场的交易行为,即使是目前也依然存在着很多不安全因素,黑客、病毒这些技术因素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整个市场的法律监管还很不全面。在资金量不是很大的情况下,一些机构或许会冒着高风险去火中取栗。但是对于更大型的物种而言,他们是不会贸然进入的。

而以CME的比特币期货为代表,这一类受到法律监管的合规交易平台正在为这些猛兽级的资金打通进入市场的通道,但是血腥程度也一定不堪想象。要知道,当狮子开始涌入草原的时候,对于绝大多数动物来说,就是天然的威胁。

总而言之,比特币市场想要吸引更大型的猛兽进入,那么必然就需要让自己的生态发展的更好。因为山沟里是不会出现老虎的,同样的,湖泊里也是无法承载鲸鱼的。

而与此同时,更多新物种的进入,也会让比特币的生态愈发的丰富且成熟,并且进一步扩大比特币的生态圈。这对于比特币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但是,我们一定不能因此就认为机构资金的涌入是来给自己抬轿子的,这种想法是十分天真且危险的。

当狮群出现在草原上的时候,唯一的理由就是,它们发现了猎物。

首发 | 长铗:下一代公链的落地方向

9月19日-21日,火币集团在武当山举行“火伴同行·问道武当”活动。

在9月21日下午举行的“火币行业火伴大会:行业深耕之道”上,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长铗发表了主题演讲“下一代公链的落地方向”。

以下为长铗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确实像袁总说的一样,我已经闭关修炼很久了,很久不出山了,包括我们巴比特自己办的工会我都没有去演讲,但是这次为什么来了呢?一方面我们跟火币有非常深的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一方面我们是行业最早的一批区块链公司,我跟李总也是多年的老友。

本身我们巴比特和火币在生态上面有非常多的合作,比如我们节点,火币旗下的几个品牌,比如火币矿池,都是我们的超级节点。同时我们下一步还可能会开放联邦节点,就是所谓的跨链网关,这一块也是关于我们火币旗下的一些品牌或者参与我们生态的建设当中来。

另外一方面,我们过去一直在做公链的研发,做了3年多,从2017年到现在,确实已经该做出点成绩。所以我们过去积累了一些对区块链,尤其是公链的一些思考或者研究,接下来分享给大家。

刚刚李林总从哲学层面讲了,非常有高度,我讲可能更多的是从公链研发实际角度的一些思考,首先我要提一下区块链两个方向和两个趋势。

第一个就是资产数字化,这个就是其实所谓的资产上链,不管是虚拟资产的矿链,还是现实资产上链,本质上都是资产的数字化。首先我们对资产进行定义,价值属性的事物这个不用多说了。资产和数字本身是两个相对称的事物,价值属性往往具有不可复制性或者说有原子性,有点像是物理世界的事物,同时也具有竞争性。其实这些词都是讲价值事物和数字事物是本质的区别,数字事物就是具有可复制性的。

我们还要注意的和它相对称的方向,就是数字的资产化。过去有一些信息属性的事物或者网上的行为数据隐私,它其实也是可以通过区块链来确权并且交易,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方向,前几天我看到微众银行马智涛的观点,他支持资产的数字化,但是他反对数字资产化,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是有当前的背景,因为当前的数据资源非常的敏感,大家也可以看到行业的报道,所以更多的是处于行业的环境所表明的立场,但是这两个趋势确实是同时存在。

接下来我们讲资产上链,首先要对资产进行定义。我是从三个维度来对资产进行定义:

第一,可信任性。它就像是切蛋糕一样切了下了第一把刀,把资产分为链上资产和链下资产,为什么说你资产一旦上链就具有可信任性呢?我们知道,区块链它另一个词就是不需要可信第三方,可能对资产进行交易的基础设施,反而是不需要可信第三方就建立了信任性。

因为有了可信第三方我们才会担心有这三种风险,可能有数据泄漏,也可以有资金被卷跑,所以这就是区块链的价值,它给我们带来可信任性,那我们主要关心的还是自然上链以后的分类。

第二,可互换性。就是我刚刚讲的信心属性的和数字属性事物最本质的区别就是可互换性。所以链上的资产很多都是一些非同质的资产,但是像账户模型和UTXO模型架构的区块链还是有一些不一样。

账户模型还是把资产理解为同质资产,所以它要提出ERC721对战的一些协议,它能实现这种非同质资产属性的事物。

第三,就是可分割性。这个很好理解,我们以后主要考虑后面两个维度,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四象限图,我们可以分别把它命名为比特资产、原子资产、跨特资产、量子资产,那么我们有了这样一个维度以后,可以把现实中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可以投到象限里面去。

比如说红包,红包显然是不可分割的,但是它是一种数字属性的,也就是可数字化的,每个红包除了数额,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如果两个都是100块钱的红包的话,它是可互换的,没有本质的区别的,所以它是一种量子资产了,那么像房产收藏品、商品防伪码显然是一种可能互换也不可分割的资产,所以我觉得首先对资产进行一个定义,然后我们就可以知道区块链可以处理一些资产。

接下来我总结一下公链现在存在的一些问题。

第一条:单一公链其实很难解决去中心化效率的二元悖论。其实在我们白皮书里面曾经画过一个不可能三角,不可能三角是我提出来的,但是那张图感觉是属于火币研究院,因为我确实是在火币研究员的报告中看到那张图,PPT没有显示出来。

我们其实是用两条链,一条链分别是覆盖安全和去中心化,另外一条是覆盖安全和好率,这样一来你搭配两个三角形可以比较平衡地处理了这个不可能三角的问题,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也有公司提出了欢迎外部团队以太坊开发二层网络做他的数据层,他也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

第二条:其实意义不大,因为Live one我认为他应该要追求去中心化,也就是基于POW机制。另外它是一种非准入的共池,谁都可以在上面发行资产,但是它的缺点就是效率不够高,所以你只有一条链是基于POW机制,然后第二层网络你可以采用一些更高效的共池机制,但是牺牲一点去中心化去追求一些效率,我觉得这是可以的。

是你如果第一条链已经追求效率的高速网络,第二条链你搭一条追求去中心化的公链的话,就好像你底层的一些基础设施搭建在上层建筑之上。

第三条:账目模型有天然的局限性,我接下来会讲比特币UTXO模型的优势,已经发现越来越多的弊端,因为它需要有全局状态,也不是并行助力的机制,所以它未来的创新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

我为什么这么看好UTXO?其实它的全称叫做“未花费交易输出”,这个是属于中本聪的独创。有人说比特币有三项技术:

一、点对点网络。

二、非对称加密。

三、工作量证明机制。

这三项技术没有一项是中本聪发明的,为什么中本聪还这么伟大?其实忽略了,UTXO是中本聪的独创。其实在我看到UTXO本质是一种向量,我们可以创新性的提出一个叫做BUTXO,就是拓展型的一个UTXO。从过去处理比特币一种资产变成处理多种资产,这样以来向量就变成了举证。什么叫交易?交易本质上是一种举证的加减而已。

这就是典型的BUTXO的交易,交易的本质其实是在执行一种举证加的运算,而且用BUTXO拓展你会发现有一个什么样的新概念?这是我要插一个小细节,曾经在巴比特有一位专栏作者写了一篇文章,标题就很好,他说吴忌寒把比特币白皮书中的transaction翻译成交易是一个史诗级的bugg。他这个点出的很对,transaction的本意应该就是转账。我当时跟他说,其实交易就是转账,只不过过去转账只是一种资产,你看不出它是一种交易过程。我现在把它拓展为多维的UTXO以后,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交易过程。

地址一比如说是甲,它有资产ABC,它把部分资产AC给了地址二,地址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地址二又把它的资产D转给了地址一,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交易过程,但它也是转账。所以交易及转账是一个非常重要思想。

光有交易及转账还不够,我们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就是磁力合约的概念。在同一时空可能有无数订单,交易所叫订单,但链上叫智能合约。可能有无数的智能合约,这也是一种匹配的策略,让智能合约自动匹配,就像有磁力一样,寻找和它匹配的订单就成交了,完成了智能合约的匹配,这是典型的智能合约。

我用一个动画来显示的话就很直观,磁力合约最简单的两个匹配规则第一个就是价差的配平。比如说甲有1个比特币,想换100个以太坊,乙有101个以太坊,他想换1比特币,显然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他们就形成了价差。一般的规则智能合约是没法匹配的,因为有价差,交易本质上是一个举证的,需要配平。那这个区块链应该让系统自动成交,丙是节点,自动创造一个合约就是1以太坊,就转给他,因为他撮合了这笔交易,所以他获得了价差的差异。因为节点自动来做链上的撮合,所以获得的价值收益我觉得也是正常的,所以应该要成交。

第二个叫资产的配平,利用了BUTX的特性。甲有资产A,乙有B,丙有资产C,但是甲想换B,乙想换C,丙想用C换A,那么我们就应该让他自动成交。过去是没法成交的,因为涉及到三方,在这里可以完全成交。因为BUTX是多元输入输出,它不关心还是三方五方,七方都可以,这就是磁力合约。

有很多人说现在公链落地或者创新有些是二代三代链,到处创新在做什么?没看见做成功的。我个人也认为留爱戴链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了,可能也就一两年,但是还有非常多的创新可以做,现在市面上做了跨链、影视交易这些创新顶多只做了20%,至少还有80%的创新没有做。

我举几个方向:

第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磁力合约如果实现的话,也就相当于实现链上撮合,会带来一个什么后果?就是链上预言机,我们现在的预言机都是从交易所外部去取数据,显然这个过程是有风险的。

如果这个数据都是取之链上的话,而且区块链数据又是不可换的,你验证的话,那你基于链上预言机你可以做多少的事情?比如说稳定币,它都需要有一个基准的价格,比如说抵押或是借贷都是需要有链上数据的引入。

其实还有非常多的可创新的点,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最后我做一个预测,区块链会出现什么状况,我认为区块链的本质就在于我们要思考这个链到底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我认为链最大的价值就在于降低交易成本,凡是以降低交易成本为核心的链,我认为是有可能会成功的。

第二个预测就是下面的这张图,这张图其实不是我做的,是一位经济学家做的,他是把交易成本分为三个,一个是价格成本,一个是转移成本,还有一个是信任成本,这个经济学家也不懂区块链,也没搞区块链,但是他划分的是三个属性恰好对应我刚才说的区块链三个维度,分别是可信任性、可互换性和可分割性。

所以区块链恰好就解决了交易成本最核心的东西,其实我们说为什么会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就是用互联网技术降低了我们购物的成本,但是就好像这张图的第二个阶段,互联网时代是把这个交易成本相对降得比别人低了,但是区块链会把这个交易成本降等更低,所以最后有这样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是基于科斯定理的推定。科斯定理讲的是什么?

他认为交易成本的降低可能会降低公司规模,但是他是考察传统的福特这种生产型公司得出的结论。因为交易成本降低了以后,这些生产型公司财务可以外包、设计可以外包,都可以外包,所以他的公司规模可以降得很小。

但是他没有考虑另外一点,就是服务型公司,服务型公司就是以降低交易成本为核心商业逻辑的公司,他跟传统生产型公司是相反的,所以生产型公司可能会规模变小,服务型公司会成长为巨头,庞然大物,所以才会有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

那我认为区块链世界的阿里巴巴可能比现在的阿里巴巴还要大十倍,所以我认为火币就有这样的机会,这也不是一个恭维的话,我觉得在场所有从事区块链的创业者或者周边生态的建设者都有这样的机会,我的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火币李林谈“行业焦虑”:我们该如何面对不确定性?

9月19日-21日,火币集团在武当山举行“火伴同行·问道武当”活动。

在9月21日下午举行的“火币行业火伴大会:行业深耕之道”上,火币集团董事长兼CEO李林发表了主题演讲“武当·问道”。

jinse_1569055007397873120_gaitubao_500x300

火币集团董事长兼CEO李林


李林在演讲中主要用了三句话来描述自己对区块链行业的思考。一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希望能够发现区块链行业发展的规律;二、

“利而不害,为而不争。”

常说说的要创造新价值,其实就是“利而不害”的一种,“为而不争”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市场份额自然就上来了。三、

“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每个人都要不断地去思考,提升改变的自己的认知,要不断地把以前的认知打破,能不能又有新的认知或者是更全面的、更正确的,更符合大道的认知。

李林在演讲中还总结了区块链行业历史上的牛熊规律甚至预测下一次大牛市是什么时候,他表示很简单,要么新概念得到认可,觉得它确实有很大的预期,愿意投钱过来;要么现在的运用创造价值。

2013年,比特币的预期是做全球货币,所以有几十倍涨幅,但后来预期破灭进入了熊市。2017年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解决金融等很多行业的痛点尤其是无需信用中介降低交易成本的预期造成的大牛市,后来预期破灭再度进入熊市。

李林认为比特币不是投机品,在现实中的价值更像黄金。李林用数据来证明比特币的实际价值。目前全球的比特币有1800万个,但大概有400、500万枚在早年挖出来就没动了。剩下1000多万枚比特币里面,全球各大交易所持有的比特币乐观不超过300万枚,悲观估计就200万枚左右,还有1000多万枚。李林反问,如果比特币只是一个投机产品,这个数据是不成立的。

以下为李林演讲全文:

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们,同事们,大家下午好!

刚才主持人煜明还给我起了一个很长的演讲主题,这两天爬完山以后我的主题改了,改了一个高逼格的主题“武当·问道”,也作为我们“问道武当”整个会议议程的抛砖。

为什么会取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爬了一天半的武当山,也不仅仅是因为突然享受到武当的仙气,然后灵光大发。昨天晚上大家还记得,我们有一个环节跟道友们进行沟通,我偷偷地溜出去了,见了一个中国道教协会秘书长,非常受启发。可能突然间把我其中很多年积累的东西打开了,我一直也没有想过今天要做这个题目,昨天跟他交流了好几个小时,听他向我们同行的几位悟道了好几个小时。

于是我们把题目改成“武当·问道”。在进入这个话题之前,我一定先来说一段,不然太突然。昨天晚上说是论道,其实是去听讲,回来以后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说问道,“道”到底是什么?大家理解都不一样,为什么是问道,不是问别的东西?什么是“道”?之前我早上老是练一个功夫,有一句话特别深刻,就是“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

为什么把这个拿出来?道,我个人的理解,就是宇宙运行的规律,万事万物都有规律,不光我们没有察觉到,我们知不知道。人也好,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也好,我们从事的商业活动也好等等,它有它内在运行的规律,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东西。

这种问道其实我们认为还是小的规律,仅仅是个人的理解,所以这几句话看起来很牛,觉得道生了所有东西,天地运行的规律。

所以我们这次要寻找的是什么?

我们寻找的是希望能够发现我们行业发展的规律,错综复杂,从2009年,中本聪提出比特币上线正式发行,到现在10年多一点,这10年来这个行业看起来是无序的,一直在变,每一个时期的热点都不同,不同之下的相同是什么?到底有哪个规律是相同的?所以我们要探寻这种规律,你只有发现了规律以后,你才能够去驾驭它,让我们的业务、人生都做得更顺。

我知道在座的很多朋友,包括我们的同事都非常成功,这种成功是多个层面的,有可能大家赚了很多钱,这是一种成功,有可能咱们现在做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做得挺好,市场份额挺高、市场挺认可。我们为什么要提到这一个?因为只有我们真正地掌握了规律以后,我们才能够明合道妙,因为大部分人的成功是暗合道妙。我做了一个事情成功了,但其实我并不知道是怎么成的,相当多的成功是这么来的。

记得币圈有一个非常经典的话,“靠运气赚的钱,靠努力把它亏掉”。我通俗一点来解释一下,那叫暗合妙道,因为比特币的势能来了,区块链的势能来了,共享经济的势能来了,我们抓住了点,有可能是你抓住的,有可能是你碰上了的。你赚了钱,成功了,你认为自己很牛逼,所谓的牛逼只不过是运气好,就是暗合。什么暗合才不能说是运气好?如果说你能够有预见性,能够发现规律,如果找到规律能够预见。

比如说3-5年以后区块链是什么样的?你像它的布局,我做了,或者还有别的更好的行业未来会产生什么?我能够预见,我做了,那就是明合,也就是说不是凭运气,是因为我们经过思考发现了它的规律。

什么叫道?《道德经》有几句话对我影响非常深刻,我待会儿会结合行业。我们登山有一个说法叫“太虚”,所以前面那几句话就非常虚,待会儿会结合行业和公司经营的理解详细去阐述一下。

有一句话对我个人影响特别深刻——利而不害,为而不争,这个很简洁,《道德经》我读得不多,老师来来回回说这几句话,这句话三遍五遍的说,到底什么意思?有人说自己去读两遍有感觉,我就把个人的体悟和大家分享一下。

很少有人是像我这样,在年纪不是很大的时候来讲道德经的,但我仅仅只是分享我个人的理解。虽然虚活了36年,也有自己的一些体会。“利而不害,为而不争”,上帝有他运行的规律,什么样的事情是符合大道的?如果一个事情对于社会,对于这个事情运行有利,我们怎么样去做到“我有作为”,当然不勉强。

这个其实指导火币运营的很多理念,“利而不害”,我们老说要创造新价值,其实就是“利而不害”的一种,在公司文化上的体现。

“为而不争”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我的市场份额自然就上来了,它不是说天天靠吹牛吹出来的,强迫拔苗助长。这句话对我印象非常深刻,它指导了我很多时候对行业的思考,对公司经营的思考,所以简单跟大家提一下。

其实在2014年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问题了,我们认为比特币能够成为全球货币,但是用的时候会发现,支付起来比现在的方式效率更低、成本更高的时候,这个预期就落空了,然后又没有找到新的价值,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除了2013年有一个很大的情况。

这是第一个阶段,那时候还没有区块链,区块链后来概念也出来了,最开始是2012年,后来2015年肖风博士带到中国上海,在中国也很流行。

区块链当时的预期也很高,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用这个新的分布式账本的技术,不但能解决金融的问题,它能够解决很多行业的痛点,尤其是信用中介降低交易成本等等。

大家看到经过两年了,依然预期落空了。所以在2017年那一波,也是基于对于预期,对于技术提出这个概念,它有可能从逻辑上的分析,好像是有可能做这种事情,这种预期根本上造成了2017年大的牛市。

所以很多人问,我们这个行业下一次的大牛市是什么时候,很简单,要么新概念得到认可,觉得它确实有很大的预期,愿意投钱过来;要么现在的运用创造价值。

给大家一个数据,数据可以佐证这个,实际上全球的比特币有1800万个,可能有很多人统计过,有几百万枚是好久没动过,大概有400、500万枚,就是在早年挖出来就没动了。1000多万枚比特币里面,全球各大交易所持有的比特币不超过300万枚,这还是比较乐观的估计,如果悲观地估计就200万左右,那其他的一千多万枚哪去了?

如果只是一个投机产品,这个数据是不成立的,给大家这样一个数据,这是成为比特币价格的基本,因为行业一直在变化过程中,每天的热点都不同,不管你热点怎么样,就是两个问题,你要么讲一个所谓的故事,大家都相信它的未来,愿意为它投资。 要么你创造价值,像比特币,确实有人在用它。如果你说哪个产品值得投资,只有这个。别的东西零和游戏,就是来回折腾。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我个人分析,未来区块链行业已经走到今天了,我个人提一些看法,未来还有哪些点和空间?

“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这句话我好长时间没有办法理解是什么意思。这个昨天我跟道长简单地沟通了一下,我提了我的想法。我经常来拿这句话做自我鞭策,每个人都有很多的认知,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认知是正确的,我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认识这个世界、这个宇宙,我们找到了所谓的规律或者对价值的判决,它是真理的,是正确的,跟我们这个观点不符合的,我们认为是不对的,不愿意接受的,这是小我。

所谓的“为道日损”,当有一天我们逐渐放下自己的认知,更开放更包容,我们愿意接受和我们不同的东西,我们才有可能慢慢地看到更真实的东西,所以“为道日损”就是把小我舍掉。

有一天一个老师跟我说了一句话,是不是“无为”,我们现在就不干了,很容易这么理解。当然它有几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小我之为,那可以有大我之为。我们很多时候做一些事情,都是基于自我的偏见和认知,我们什么时候能做到,真正的对事物能够非常理性,放下自己个人的那种执念,那种“为”是大道之为,然后大家就顺了。

这么些年,符合趋势的做法都起来了。比如说你在熊市的时候你一定要做多,牛市的时候你偏偏去做空,在马上这个行业要转好的时候你转行了,你没找到大势。就是说这是一个小我,你的认知是带有偏见的,可能因为你某次受伤害了,你觉得这个就是判断。

这句话对我个人的修养影响非常深,跟大家分享一下,这几句话,当然还有很多。因为时间不多,所以我只能抛砖引玉,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带出这个东西?我希望我们来到武当,我们的讨论,和我们去一个五星级酒店不一样的,希望大家可以引发这样一个场域,从哲学的层次来思考问题,来进行我们更深入的探讨。这里是抛砖。

那我们谈谈区块链之道,区块链这个行业到底有什么规律?区块链这个东西到底解决了什么社会问题?创造了什么社会价值?这是最核心的问题。这么多年来,其实万变不离其宗。

如果按年份长度来说,我不够长,我2013年以来从业6年。最开始,其实是没有区块链这个概念的,只有比特币,当时的比特币做得很好,我运气比较好,一来就碰到牛市了,牛市的逻辑是什么?

牛市的逻辑,一个是因为大家看到了比特币能够解决一个社会问题的预期,当时大家都在讨论,我们这些老一辈的都经历过,大家其实讨论了很多的问题,比特币会不会取代美元?比特币会不会成为全球货币?很多的公司去做支付,这是2013和2014年的事了。

我在2014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比特币不会成为全球货币,它更像黄金,这篇2014年5月份的采访现在看得到。

这是什么意思?当时因为有很多的小国国家货币贬值很快,这个事件出来以后,让这个社会对于比特币产生了非常强的预期,这样新的技术能不能创造一个更好的货币?所以大家的预期非常高。2013年是几十倍的涨幅,这个涨幅其实代表一个预期,比特币能够解决一个社会问题,有这么一个新的事物来做全球货币。虽然它刚刚萌芽,但是这个预期太高了,一直到2013年年底。

到后来为什么又进入了熊市?其实道理和规律非常简单,就是预期破灭了。

我在2015年4月份的时候,那时候行业很熊,熊的不能再熊,非常开心的去了趟美国,去了Bitpay,他们反映了一个非常残酷的数据,就是比特币支付的重复使用率非常低,绝大部分用户使用了一次不会使用第二次。所有支持比特币支付的商家,只有不到10%愿意保留比特币,绝大部分要换成法币,这种场景下面比特币只是一种金融工具,不像一种货币,所以它慢慢转型了。

经营之道也是一样,创造什么社会价值,这个也是我们一个思考问题。比如说我做火币这个公司,为什么要存在?它存在有什么价值?为什么有些公司死了,有些公司活着?有些公司虽然活着但是它已经死了,这个是规律的问题。

一个事物的存在要带来价值,因为你的存在行业效率更高,这是你的价值。如果没有你行业效率就低了,你肯定是有价值的,这是你持续存在的理由,如果说因为我做的事情比较早,但实际上我运营效率是最低的,你迟早会被淘汰掉。

我经常给我们团队一句话,不论你用什么模式,能够给市场、用户提供更好的场景和服务,这是你最底层的东西,无论你怎么去说。你今天发个什么东西,明天获得一个新的模式,如果用户并不能够因此得到更好的产品和服务,始终是没有生命力的,可能是成为一个过程中营销的方式。

如果说我的公司很牛逼,又有竞争力,最终又落到这个地方,这就是自由市场的特点,我们不讨论垄断市场或者计划市场。自由市场就是这个逻辑,你创造了什么价值?这是我们非常核心的点。

我们在座的绝大部分都是开公司或者公司的高管,我提出这个问题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存在让整个行业或者用户的体验更好了,促进了行业的进步和竞争,整个行业在持续的发展,证明我是有价值的。如果我们公司运营效率很低,因为我们的存在还阻碍了行业的发展,其实有一天会被淘汰。

最后一页,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为什么要再提一下这个,因为来这个地方一定要区别于五星级酒店。我们从行业之道、企业经营之道和最后的修身之道,其实应该反过来,按照《大学》的说法应该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把修身放在最后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都比较焦虑,焦虑是因为恐惧,是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因为这个行业太复杂,太不确定,不知道明天要发生什么,对未来不能把控,非常恐惧,所以产生了焦虑,本质上也是“小我”。

第一,是不是 不确定性?

第二,我们怎么去应对不确定性?

这个事情的运行就是确定性下的不确定性,规律是确定的,但是表现是不确定的。它客观存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你是跟他对抗还是直接拥抱它?接受它?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我花了好长时间想这个问题,当然我认为我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我只是在这里分享一下我当前的所得。

如果有一天你去接受所有的不确定性,你去接受你个人也好,公司也好,你所在的行业也好,所在的国家等等它不完美的一面,或者以前不能接受的一面,我们发现你会非常豁达,我每天都很开心。饮食、睡眠、运动,“3+1”,再加心情。

所以我建议,我们都来到武当山这个地方,我们好好去想想这个问题,我们状态会不会非常好,我们现在的身心状态是不是非常好,如果不是在这样的道场里面是不是会有所得,每个人的所得不同,这个是很浅薄的体现,我相信五年以后会有不同的体验。

我讲这么多,我最后总结一下,每个人都在不断地去思考,提升改变的自己的认知。很多时间就是不断地把以前的认知打破,能不能又有新的认知或者是更全面的、更正确的,更符合大道的认知。

重要的不是说我今天分享了这几点,重要的是我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提升认知,从更底层、更哲学的层面去思考一个行业的问题,公司运营的问题以及个人身心的问题,这个我觉得是根本。我也是希望借助今天武当这么好的场地,能够把大家引路到,能够回到“道”的层面来思考问题的这样一个方向上来,而不在表层上解决表面的问题。

前面讲的那些如果大家没有兴趣,最起码我觉得最后的这一点还是有价值的,希望我们所有人都不虚武当山之行,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金色财经

文章链接:https://www.jinse.com/blockchain/472671.html

‘BTC’ Is More Popular Than ‘Bitcoin’ On Google

google search bitcoin btc Bitcoin

‘BTC’ Is More Popular Than ‘Bitcoin’ On Google


Baidu search trends in 2019 show Chinese bitcoin interest being driven largely by price action news. Meanwhile, ‘BTC’ has become a more popular search term than ‘bitcoin’ according to data from Google Trends.


Chinese Bitcoin Interest is News Driven

Tweeting on Friday trader and analyst Alex Krüger revealed spikes in Chinese bitcoin interest as shown by Baidu searches coincided with significant price action and news events.

The chart below from Krüger shows massive spikes during the April Fool’s breakout, late June price rally to $13,800, and the VanEck ‘pseudo-ETF’ news to name a few.

On average, Chinese interest in bitcoin for 2019 has been on the rise. Back in June, Bitcoinist reported that there was a growing BTC interest in China amid tighter capital controls and the trade war with the United States.

On the global level, data from Google Trends shows a continued decrease in bitcoin interest since hitting its 2019 peak in the last week of June 2019.

Coincidentally, this period was also when the top-ranked cryptocurrency pulled off its rise to the current 2019 all-time high (ATH).

Chinese bitcoin interest

Compared side-by-side, Baidu and Google search trends for bitcoin paint a somewhat similar picture. The Google Trends chart also shows significant peaks in early April, mid-May, and late-June — periods that coincide with massive price rallies.

In the last few weeks, bitcoin’s price action has remained flat with successive retracements below $10,000 followed by an immediate climb towards the $10,300 resistance level.

BTC 7 Times More Popular than Bitcoin

In a related development, BTC is now a more popular search term than bitcoin on Google. Comparing both on Google Trends shows that sometime after early August, there was a huge spike in interest in BTC over bitcoin.

bitcoin and BTC interest

Despite a significant decline since the start of September, BTC popularity as a search term on Google Trends still outpaces bitcoin by more than 86%.

Why does this matter? — well, being the general trading name for bitcoin, it is possible that some traders are trying to manipulate the market by propping up interest in BTC.

Trading bots set up to enter into positions and execute trades based on algorithms data mining patterns between BTC searches and price trends could be gamed into thinking there is a spike in bitcoin interest.

Trijo News, a Swedish crypto media outlet first reported on the inorganic trend revealing that it began in Romania.

Do you think some traders are trying to game the system using inorganic BTC searches? Let us know in the comments below.


Images via Bitcoinist Image Library

Electronic Arts Trolls Cryptocurrency Users on Twitter With Game Promotion

/latest/2019/09/electronic-arts-trolls-cryptocurrency-users-on-twitter-with-game-promotion/

Video game manufacturing giant Electronic Arts, which is the company behind popular titles such as Madden and FIFA, published a series of tweets trolling crypto Twitter. 

EA Trolls Crypto Twitter

On Sept. 19, the official Twitter account for Electronic Arts published a tweet saying “Invest in Crypto.” which largely appeared out of nowhere. The tweet quickly caught the notice of crypto supporters and other Twitter users, gaining more than 21,000 likes and 7700 retweets. Many users argued in the comments that the account had likely been hacked and was using EA to promote cryptocurrency to its large following. 

Instead, EA revealed in a subsequent tweet that it was a ploy to promote a new character for the game Apex Legends Season 3: Meltdown!. One of the characters in the new game will be named ‘Crypto.’

Other EA branded accounts jumped in on the trolling, with EA Access poking fun at the promotion. 

Leading cryptocurrency exchange Binance, which recently underwent the launch of its American division, took an opportunity to reply to the trolling, telling EA, “it’s okay, we still love you.”

Featured Image Credit: Photo via Pixabay.com